©慕酱 | Powered by LOFTER

【授翻Drarry】萨温节舞会的约会 BY dig

A Date to the Samhain Ball (Not as easy as it sounds)

Bydigthewriter

CP: Draco Malfoy/ Harry Potter (清水)

原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307235

Summary:德拉科输了场游戏,得了个男友。

【正文】

“潘西,你作弊!”

“不,我才没有。”

德拉科皱眉盯着他朋友,他很肯定,对方绝对在麻瓜扑克游戏上作弊了。第八学年时,他们麻瓜文化作为重修学业的一部分;潘西和德拉科,和很多纯血巫师一样被这压钱下注、或用些其他愚蠢的赌注来代替的纸牌游戏所吸引。

“行,你高兴就好。你已经赢光了我的钱,我一个子都拿不出来,”德拉科说着,双手抱着胸,气呼呼地靠回椅背。

担任他们发牌人的布莱斯正看着德拉科,那模样好似他知道些对方并不知情的事。

“你的钱对我可没什么用,德拉科,”潘西不满地说道。他猜测她已经知道德拉科坚信她做了弊,为此她肯定会跟他闹上一段时间。

“我告诉过你,我可是全押。也就是说,你也一样。就是说,你说过你一切都会听我指示,而现在就到时候了。”

德拉科盯着她很长一会儿才转眼向布莱斯看过来。布莱斯耸了耸肩,开始收拢桌上的纸牌。也许德拉科会向潘西要求再来一局呢。

“我得做什么?”德拉科揣摩着潘西的意图。他肯定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

“邀请波特去萨温节舞会。”

“什么?”德拉科的回答近乎尖叫,他在斯莱特林公共室中嚯地一声站了起来。“绝不可能!”

“别这样,德拉科。你输了。愿赌服输。”

“我要求再来一轮!”

“驳回!”潘西抄着手道:“你可是说过全押的。也就是说你清楚知道输的人得按赢家说的去做。而这就是我要你做的。”

“为什么?”德拉科困惑地看着她。胸腔中的心跳如擂鼓,绝不可能,一如字面含义,他绝不会邀请波特去萨温节舞会。任何舞会都不可能。甚至别说是跟波特说话了!

要知道波特那么蠢,一头蠢到家的头发,还有那些蠢到家的朋友们,加上那蠢得要命的救世情节,德拉科可是讨厌他讨厌的不得了。可巧,正好波特也讨厌德拉科。对此他相当肯定。

“会有意思的,”潘西微笑着说道,“你跟我说我们两不能在一起,因为你是个gay。那么好吧...这是多么棒的一次向全校出柜的机会!去邀请波特去参加舞会。”

“我拒绝。”

“那好吧。那我再也不会跟你说话了。”

“好啊。”德拉科一耸肩,开始踏步离开。“你看我在不在乎。”

0-0-0-0-0

第二天德拉科去大厅用早餐,他坐在往常的位置,紧挨着布莱斯且正对着潘西。整个用餐时间潘西完全没有看他一眼;当德拉科特意问她问题时,她无视了他。

“潘西。拜托,你来真的?”

“布莱斯。你有听到什么么?”潘西偏头看向布莱斯。“我似乎感觉到...周围有种讨厌的嗡嗡声...也许我应该跟校长反映一下。”

“潘西。你不可能一天都不跟我说话。我们有四节课一起上。”

潘西站起身来,拿上自己的书,离开了大厅。

德拉科追在她身后,但当他赶到走廊时,她已经不见身影。

潘西是认真的。她不看他,不跟他说话,甚至在他们共上的课堂上都当他不存在。哪怕他们得搭档的时候,她都自顾自地完成任务,仿佛没有搭档一样。午餐时分,她和另一个人调换了座位,离得德拉科好些距离。

照理说,德拉科是不会在意的。但是当他们回到霍格沃茨完成第八学年的学业时,潘西是他唯一的朋友。现在的德拉科是还有些别的朋友,可没一个像潘西这样的。即使只有一天,他也真的很想念她。他都没办法跟周围其他人说笑,也不能像他们之间那样跟布莱斯玩闹,更别说跟他们一起吐槽其他教授了。

他猜第二天他还是会受到这样的冷遇。不过,他总得试试。

第二天,果然如旧。

潘西对德拉科的冷淡十分明显,其他院的学生都开始谈论起来了。

“小两口出问题啦?”正魔药教室外的走廊上,韦斯莱在德拉科的身边调笑道。德拉科瞪了眼韦斯莱,不过没等到德拉科的反驳他就已经冲过过去。波特倒是盯着德拉科看了一会,脸上是一副德拉科看不懂的神情。看起来有些心烦,又有些开心,他张着口相对德拉科说些什么,不过似乎又不打算说了。

0-0-0-0-0

第三天时,用餐时潘西甚至离德拉科远远的。她几乎是坐在斯莱特林长桌的另外一头去了,跟着五年级的学生在聊天。

五年级的!

当她路过德拉科时,她停下脚步跟布莱斯打招呼,随后便又向外走去。

“够了。照你说的做!”德拉科站在她身后大声吼道,大厅中所有的其他声音戛然而止。“你该死的赢了。够了么?!”

她冲德拉科微微一笑,紧紧地抱住了他。

德拉科摇了摇头,在她再次看向他亲吻他的面颊后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头。德拉科觉着自己的脸尴尬地红起来了。这学年开始后,他一直致力于默默无闻。现在,托潘西的福,他可是出了一把风头。

“现在离开点,”德拉科说着,微微推了把她的肩头;她冲他使了个眼色便离开了。

德拉科环顾了大厅一眼,大都数学生又再次聊到一起去了,还有少数人正盯着他看。不过,格里芬多们显然还没缓过来。波特和他那伙的都饶有兴趣地盯着德拉科,连他本人也是一脸复杂地盯着德拉科看。

德拉科瞪了他们一眼,便匆匆离去。这当口他可对如何邀请波特参加萨温节舞会毫无头绪。

0-0-0-0-0

深夜时分,德拉科确定所有人都睡下之后,他翻身下床。施了个荧光闪烁后他在自己箱子里翻找起来,他在找被自己藏起来的那份预言家报里的一则文章。

那是1998年8月24日的报纸,记者January Labonte采访波特问道他是否会和他的女朋友金妮复合,鉴于战争已经结束。

波特试过对此类问题含糊其辞,直到这位记者一逼再逼。最后,波特终于向记者以及整个巫师界承认,他是个gay。

JL: “那你在霍格沃茨时那些约会过的姑娘又算怎么会事呢?

HP: “我还处在发现自我的时期。而且你也知道,没有一段有修成正果的。现在我更肯定了,我不想再浪费时间跟女孩子们约会了。有那么一个人让我意识到自己是个gay--

JL: “那么那个特别的人是谁呢?

HP: “那不重要。而且,此刻也不是谈情说爱的好时机,此时的巫师世界想要修复战后平衡,还有许多需要去做的事情。

对于波特的答复德拉科嗤之以鼻,一如以往,他放下了报纸。见鬼的救世情怀,并且他都说了他不想跟任何人约会。如果德拉科去邀请他参加舞会,他怎么可能会答应。潘西究竟在想些什么?她只是想让德拉科难堪,如此而已。他已经很肯定了。

0-0-0-0-0

祈祷着潘西会把交代给自己的这个挑战给忘掉,德拉科想尽一切办法避开波特。他和波特重合的课程只有高级魔药课--这可是波特棘手的一门课,和黑魔法防御术课程--正巧这门课的教授对他巴结得紧。

这两节课,德拉科都一字不吭。他来得很迟,而且总是早退。

现在离舞会只有短短五天时间,潘西终于向他盘问起这件事来。

“我们的约定是你要去邀请他,德拉科。这也是我再次跟你说话的原因。”

“我知道。我试过了...不过我太忙了。我得--”

“别找借口。你不会以为我不知道你这周的魔药课都迟到了,而且还找借口提前早退吧?我可是到处都有眼线的,马尔福。”

德拉科翻了个白眼,“但是为什么...为什么是?”

她倾身靠近来,示意要在他耳边悄悄说话。德拉科配合着靠了过去。“因为我知道你喜欢他。而他真好是个gay。所以你没那么多借口--”

“我有很多借--理由。他可是这整个巫师界了不得的救世主。他讨厌我。”

“他救了你的命。”

“因为他是个该死的救世主。那是他们的责任。”

“德拉科。”

“潘西。”

她细细地瞅着他,直到眼神越过他肩膀往后看了过去。德拉科扭头也看了过去,发现了正跟格兰杰一道走过来的波特。他们正向他们走来,而波特那模样似乎是要停下脚步了。格兰杰看了看波特,又看了看德拉科,又看回了波特。她微微笑了起来,德拉科立马就皱起眉头来了。

“现在可是你的机会,”潘西说着便远离了德拉科。

“但是--”当他发现潘西是波特和格兰杰走去时,德拉科停下了抗议。她停了那么一两秒,随后格兰杰就跟着她一起走了--只留下波特一个人。

“噢。该死!”

德拉科彻底转了过来,眼看着波特朝他走来。

“所以你和帕金森又和好了?”

“我--没错。我想是这样的。”德拉科的肩头绷得死紧,他只想往身后的墙上靠着--好支撑下自己。“她是个小婊砸。但也是我最好的朋友。”

这番话让波特的双眼都瞪大了,“你...你就这样说你的女朋友?”

“什么?”德拉科忍不住喷了出来,“见鬼她才不是我女友。你怎么会有这么鬼念头?说真的,波特?”

“我...抱歉。她不是抱了你么?而且全校都在谈论你们两在大厅的那个拥抱。她还亲了你的脸。”

德拉科知道此时是最好的机会,澄清自己然后结束这个话题。

“她不是我的菜。”

“哦?”波特似乎在非常认真的权衡他接下来的话,“你喜欢什么类型呢?”

德拉科耸耸肩。“我不知道。我才18岁。我想我确实得有一个了,毕竟我父母在我这个年纪都已经订婚了。不过,不。我想还是算了。我只是...不管怎么说...都不会是潘西。”

“为什么?”

“首先,她的性别就错了。”德拉科说。

“哦!”波特说,“真没想到。”

“你怎么会想得到?可不是人人都会在报纸上公开自己的性取向。”德拉科讽刺道。

“那不是--我不是刻意的--那些记者总是对我的私生活感兴趣,”波特显得十分无奈。他抬手拨弄了一番头发。“她总抓着我往这些问题上走,最好的对策就是实话实说。”

德拉科点头。此刻是出口邀请的最佳时机,然而他还是做不到。他不能面对拒绝。尤其是此刻他与波特之间这样和谐的情况下。要是一开始,他就邀请了波特,然后被拒绝,就此离开。而此刻,他想要邀请波特。他真的想和波特一起参加。拒绝的答复只会让他痛苦难受。

“萨温节舞会就要到了...”波特说;他的声音那么小,德拉科都快要听不清他说什么了。

“我很清楚,”德拉科说道,眼神翻飞不住表达着对自己的不满。当然还有潘西。“五天之后。”

“你有伴么?还是说打算跟帕金森一起去?”

“潘西会跟西奥多去。她拒绝做我的gay蜜,”德拉科说。波特微微点头,但也没有再说。“有伴么?”

波特摇了头。

“我们打算一起去,我们所有人。荣恩、赫敏、露娜、纳威...像是组个团一样。”

“我听说布莱斯邀请了你的前--”

“我知道,她告诉我了。”

“这对你来说没关系吗?”

波特耸耸肩,“她可以跟她喜欢的任何人约会。我也觉得她是真的喜欢他。他并不娇纵她。”

“而你会?”

波特再次耸了耸肩。

“所以你们这个团队...”德拉科沉吟着;他又感觉波特并不想跟他们一起去。

“怎么?”

“他们都是成双成对的。”

“你也注意到了,不是么?”波特笑了起来。“他们本意是好的,不过...霍格沃茨可没有太多的gay。”

“我肯定有很多。他们只是没有出柜。”

“也许...”波特咬了下嘴唇,“你会不会想要--”

“别以为你是gay而我也是,我们俩就会走到一块去,波特。这一年来我难得轻松了不少就因为我避着你走。我可不需要你的大发慈悲--”

“你究竟在说些什么?”波特问道,声音里满是惊讶与怒火。

“别以为我是gay你就打算邀请我去参加舞会。”

“那不是我邀请你的理由!”波特说。说真的,他这怒火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就在你知道我是gay的五分钟之后你就开口了?就在你刚刚跟我说霍格沃茨里没几个gay...”

波特猛地拔高了声音,“我应该早先就开口的,早在--”

“那你为什么没有?”德拉科吼了回去。等等,他们为什么吵起来了?这不是德拉科想要的么?他想要跟波特一起去舞会,这样潘西就会放过他了。究竟是谁开的口并不重要,或者说,波特开口邀请他也不错,不过--

“我以为你要跟帕金森一起去!”

“什么?”德拉科问,“你总是盯着我,一脸不爽的样子,就像是讨厌我的存在--”

“我并不讨厌你。你真蠢,马尔福。你知道么?我总是盯着你们两个是因为我以为她是你的女朋友,而我喜欢你。我觉得喜欢上一个直男真是蠢透了。这家伙让我意识到自己是弯的。我所有的朋友都知道--”

“这就是他们不爽我的原因?因为你喜欢我,而所有人以为我跟潘西是一对?”

德拉科停了一会。“等等...什么?我是那个让你意识到自己弯了的人?”波特不再说话。他的双手已经捏成了拳头,呼吸都粗重了起来。德拉科此刻觉得他下一秒就要揍上来了。“我是那个让你面对自己弯了现实的人?”

“你还记得那篇报道么?”波特问道,他的眉头紧皱起。

“你没有回答那个问题。”

“你没回答我的问题,”波特反问道。

“我先问的。”德拉科说。

波特深深叹了口气。“没错。马尔福。”

“没错,马尔福,是什么意思?”

“我喜欢你。你就是让我明白自己性向的人。现在开心了?”

“我为什么要开心?”德拉科反问,然而事实上,他真的开心到要爆炸了。

“忘了它。”波特抬脚打算离开,这时德拉科拽住了他的胳膊。

“等等,波特。”波特停下脚步看向德拉科,德拉科缩进了他们之间的距离。“你愿意跟我一同去萨温节舞会么?作为我的伴侣?”波特看了德拉科一眼,随后眼神定在了依然挽在波特胳膊上的德拉科手上。立刻德拉科松开了手。

“我会考虑一下,”波特说着便离开了。

该死的混蛋。

0-0-0-0-0

“所以你邀请他了?”

“是的。”

“那他说什么了?”

“他会考虑下。”

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里,潘西正绕着圈踱步,德拉科压根就没有费神从他的书中抬头看她一眼。

“混蛋,”她说,“我肯定他绝对是立马就会说yes的。”

“你有什么依据这么说?”终于德拉科放下了手中的书。

“你肯定还做了些别的。邀请他之前,你是不是跟他争论过?你知道的,你总是说得太多了。”

“你胡说些什么,潘西。怎么可能会立刻答应呢?”

“说真的,德拉科。全校人里,你是唯一一个没注意到波特会盯着你看。每一次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的手在你肩膀上、或者我抱着你时...波特一直看着。如果不是看过预言日报上他承认自己是gay,我还想着他可能是喜欢我。可是这完全不可能,要知道当年我可是差点将他交给黑魔头。战后我跟他道歉,他对我很友好...所以另一个合理的可能就是他喜欢你。而且我越测试,他表现得就更明显。这就是我知道只要你去邀请他--”

“我差点跟他打起来了,”德拉科说。

“真要命,德拉科。我给你设计到这地步。我都确定他对你的感受。我给你制造了那么好的邀请机会。你,你不能这样--”

“我控制不了,好么?有那么一刻,我们聊得很好,一切都很和谐,然后又变样。他的手都要掐到我脖子上了。我们没办法在一起的。我不在乎你是不是觉得我喜欢他,还是他想要我...”

“只有一个方法可以补救,”潘西说。

“怎么补?”德拉科问,绝望地发现自己对此心动。他应该就这样潇洒揭过。他邀请了波特。波特没有答应。事情到这里结束。

“交给我了。”她一转向,走出了公共休息室,德拉科没能来得及阻止她。对此德拉科深恶痛绝。

0-0-0-0-0

第二天早晨在大厅的时候,潘西没有离开过德拉科的身边。她抱着德拉科的手,应和着他说的每一句话。就连他们离开的时候,潘西都紧紧地跟着他。德拉科不敢看向格里芬多的长桌,毫无疑问,波特已经告诉他们所有人他和潘西不是一对,他也不想面对更多的目光。

这副伪装持续了许久。直到在德拉科上课时,陆续有施了魔法的玫瑰送到他手上时结束。一束飞来的玫瑰,还夹有一张小羊皮纸在魔药课时掉落在他面前。

斯拉格霍恩立马没收将其带走,“马尔福先生,我的课堂上不允许有任何秘密信息和小纸条。”

“可是我并不知道这是谁...”德拉科争辩道。

“别担心。让我当着全班人面读一读...”斯拉格霍恩打开那张羊皮纸并大声读了出来,“去他的波特。做我舞会的伴,马尔福...”然后他清了清嗓子,“不论是谁,应该要注意用语文明...”

“是谁?”在德拉科之前,帕蒂尔抢先问道。

“上面没写。就只告诉你等着看...”

然后他将羊皮纸和玫瑰花放在德拉科的面前。就在花束和纸接触到桌子时,羊皮纸突然变成了碎片。

德拉科肯定这是潘西干的,但他不知道她用意何在。如果她是想让波特嫉妒的话,这完全不会起作用,只会让自己不满。

另外一封信出现在黑魔法防御课上,德拉科都没打开就直接撕了它。他觉得大家都在看着他,但他不在乎,他重新专注于教授身上,等着被指导,一副没发生过任何事的模样。

0-0-0-0-0

现在,德拉科尽力躲避着波特,同时也在躲着潘西。也许她的本意是好的。也许她只是在德拉科身上找点乐子,但是他完全感受不到!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过去,德拉科打算就这样待在自己房间里,舞会也不去参加了。

“马尔福...”

当他听到波特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时,德拉科闭上眼,垂下了头。这个人成功的找到了他,不论自己多么擅长躲起来。

“波特,”德拉科转过身。

“最近你很受关注...”

德拉科皱起眉头,“所以呢?”

“所以呢?”波特深呼吸着,似乎对德拉科不可置信一般。“需要我提醒你,你可以邀请了一同参加舞会,而现在你又到处收到邀请。我希望你需要去考虑答应他们...”

“我为什么不能?”德拉科问,他被波特那一份理所当然的语气激怒。“你并没有答应我。”

“我也没有拒绝。”

“所以有什么不同?要是你打算在周五在拒绝呢?要知道舞会是在星期六--”

“听着,马尔福...”波特的手指此时触到了马尔福的脸颊,立刻,德拉科往后退了一小步。波特跟着往前进了一步,德拉科再退。

直到德拉科背碰上的墙壁,他再退无可退,这番进退方才结束。波特的手就触到他的脸颊。

“如果你邀请了我,再考虑其他邀请可是很没礼貌的。”

德拉科挑了眉,“如果你就只打算像个吃醋的原始人的话,让人干等着的你也很没礼貌。”

“那为什么帕金森现在每时每地都挂在你身上?我以为她是跟诺特--”

“你为什么这么关注其他人的事,波特?你自己的人生太无聊了?跟你们那群道貌岸然的格里芬多的绯闻还不够?”德拉科反驳着,手按着波特的肩头试图将他推开。

波特没有动。相反,他靠得更近了。

“离远点。”

“不。”

“你太野蛮了。”

“马尔福...”波特压着德拉科,拇指在德拉科的下唇摩挲着。

下意识地,德拉科舔了下自己的双唇,就见波特微张双唇吻了过来。德拉科小声的叹息还未呼出来便被波特的唇舌推了回去,德拉科整个人都软了。那双按在波特肩头原本是想推开他的双手此刻环住了波特将他拉得更近。

他直起身体靠在墙上,分开双腿好让波特能够正正好卡在当中。波特的确这样做了。他与德拉科的身体契合得这般好,德拉科相信他就属于那儿。

分开后的波特啄了口德拉科的嘴角,随后亲上他的下巴,终于他们分开了。

“你真好猜,波特。”德拉科说着,睁开了双眼,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闭上的。

“什么?”波特有些不解。

“两束该死的玫瑰;造成还有其他人对我感兴趣的错觉。而你--”

“那都是做的局?”波特问道,双眼中是困惑与受伤。

“可以这么说。我也不知道。”

“是帕金森设计的这些?”波特问着,他看起来有些被逗笑了,德拉科有些紧张起来。

“我的钱全都在她那儿。她可是一个出色的纸牌玩家。”

“我应该对此感到沮丧的。”波特说着,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德拉科将他拉近了些,他再一次依偎在了德拉科身上。“你可以继续浪费时间自怨自艾,或者说找个更好的方式抒发一下。”

0-0-0-0-0

萨温节舞会当晚,波特牵着德拉科的手一同步入大厅。

面对诸多不想受到的注视,德拉科再一次紧张起来。可就算如此,波特也没有让他离开,他知道自己没机会了。

他们合跳了最初的几首曲子--好吧,德拉科在跳,而波特则是一言难尽,终于他们决定去喝几杯休息一下。看着波特如此努力想要跟上德拉科的步伐,可全程也只能尽力做到不踩脚这一点还是挺让人愉快的。

出乎德拉科的意料,波特的朋友们大部分都挺友善的。韦斯莱盯了他一晚上,但是有格兰杰在边上看着他,倒是什么都没有说过。德拉科考虑着找个恰当的时间为那次意外给他下药的事情道个歉。德拉科尽责地不断的为自己和家族曾经的行为向整个巫师界道歉。

房间的另一侧,布莱斯似乎和努力跟波特和德拉科保持距离的金妮·韦斯莱处得还不错。潘西和西奥多每一首歌都在跳舞。德拉科很高兴潘西终于找到了一个能跟她保持步调的人了。

“不过,我还是有个困惑。”就在他和波特离开大厅走向花园时,德拉科说。

“是什么?”波特问,他的手正环在德拉科的肩头。

“你说过...曾对预言日报的记者说过,你对约会不感兴趣。可是现在,你和我,这...这只是为了舞会么?”德拉科并不想这样脆弱,可是自己有过这么美好的时刻,他不想就此结束。

早在他们的初吻时候,他就在想这个问题了。波特的举动:嫉妒、占有欲,还有对德拉科的渴望--似乎都在与他不想交往的说辞背道而驰。他一直都非常积极地参与重建霍格沃茨,而且魔法部的官员们似乎也总是就巫师界的事务与他联系紧密。

除此之外,波特的学业和课业也得考虑进来。现在德拉科可以明白他们称呼波特做救世主--他真的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做好每件事。他跟波特待在一起的时候甚至没超过一周,便弄明白这些。他不知道波特的朋友们是怎么做的。

波特轻轻地笑了,他转过德拉科的脸,再次吻了过去。“我对交往不感兴趣是因为我觉得约不到你。我很在乎巫师世界。我也想要尽力去帮忙...但是我不认为有男朋友是现实的,因为我不可能像喜欢你一样再去喜欢其他人,也没人能像你一样引起我的兴趣--所以,不。如果你希望的话,这一切绝不仅仅止于舞会。我想要更进一步。”

“我们会有争执的。”德拉科说。

“求之不得。”

“我也会惹你生气。你也会让我不爽。”

波特笑了起来,“你得跟赫敏和荣恩多待待。”

“我不明白。”

“你会的。”

“所以你现在是我的男朋友了?”德拉科如此问道,他觉得自己的脸已经烧起来了。

“这是你所想要的么?”波特咧嘴笑得开怀,他握着德拉科的手将他拉近身来。

德拉科耸耸肩,“我得考虑一下。”

FIN.


热度: 14 评论: 2
评论(2)
热度(14)

Drarry,SDCC,SJ,MG,SB我都爱!
Hail Evans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