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酱 | Powered by LOFTER

【授权翻译】My Life As A Butterfly 化蝶 By Dig【章二】

My Life As A Butterfly 化蝶

By: Dig

HP/DM

章一 及 授权地址:

http://muyueliuchen.lofter.com/post/1d1a8724_a46d134

原文地址: https://www.fanfiction.net/s/115~36683/1/My-Life-As-A-Butterfly

【正文】

--- --- 2003.3.1 --- --- 

Harry将最后一个工具安放到工具箱中锁紧后,将工具箱放到了他工作桌下面的抽屉里。今晚他得早点关店,因为他不想在Ron的惊奇生日派对迟到。23岁了并不是一件大不了的事情,不过Hermione将会在他的生日派对上当众宣布她怀孕了的消息。那可是个激动人心的时刻,他可是很期待的。

他步出前门后锁好了店门,然后为商店施上了保护的咒语。他再一次看向商店的招牌。

Lightning Spotters:镇上最快的扫帚。

他原本可以成为一名傲罗的,就像他的父亲一样,或者他也可以留任Hogwarts的,就像Remus那样。不过他在世上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在Sirius的修理厂旁边工作。

在Sirius在对角巷开了他的车店之后,Harry就知道他想要跟他一起工作了。不过,对于魔法摩托车,或者是任何摩托车来说,他都并不是那么拿手,而且他一直都对于飞行有着狂热的激情,所以他干脆做了个扫帚制造商。他苦学了几年制作工艺,而今他制造的扫帚是巫师界畅销速度最快的交通装置了。扫帚如此畅销,英国魔法法律执行侦察队的傲罗都是配备的他的扫帚。

他总是期盼着收到每隔几个月猫头鹰送来的下一批新扫帚的订单。而他所期待的,是那份发票上的授权签字,那个近几年都未曾再和Harry说过一句话的背书人。

“又想着那件事了?”当Harry已经盯着签名出神了好一会儿之后,Sirius开口问道。他的确有了这个出神的习惯,他会放任自己回想过去。他该怎么修补它,而他却没有。

“就是,你知道的,跟平常一样。”Harry耸耸肩,说道,“有时候那就像是一场梦。”

Sirius微笑了将手放在了Harry的肩头。“不过那是一场好梦,”他说,“你父母会为此骄傲的。”

“你这样觉得么?”

“当然。你的母亲在你才一岁大的时候就喜欢看着你捣鼓着小扫帚到处乱跑了。她当时一定曾预想过现在的情形。即使是我并没有影响你一分一毫。”他冲Harry眨了眨眼,将他拉近了点,“你准备好了么?Remus很可能已经在等着我们了。”

Harry点头,埋进了Sirius的怀中一会后才出来。他们动身离开走了一会后,在他们最喜欢的咖啡店少做停顿,然后幻影移形回到了家中。

在去陋居之前,他得先去冲个澡之后,换身衣服,还要带上给Ron的礼物。

当他们回到家时,Remus基本上已经收拾好,坐在沙发上等他们了,他朝Sirius扬起眉毛。Sirius将咖啡递给了他,然后去了浴室。Harry对于他们此种行为稍作嘲笑之后回到了位于房间阁楼上属于他私人的小公寓。除非他和Sirius一起回家,要不通常情况他都是走他的私人通道进去的。鉴于他们得一起去陋居,他最好跟上Sirius的节奏。

“Jérôme是在那里跟我们碰头么?”当他们都收拾好在起居室会合后,Remus开口问道。

“他...呃...”Harry结巴了一下,“不。”

“不?”Remus的声音明显很失望。

“另有其人?”Sirius打趣道。

“我喜欢这一个,”Remus说,“他看起来真的很喜欢你。”

“是的。也许那正是问题所在。他可能太过于喜欢我了。”

“这真是可笑。”Remus说。他总是站在前任男朋友的那边;至少Sirius就从来没有用这种批判式的语气跟他说话。“你做了什么?”

“我做了什么?”这真是难以置信,真的。Harry为了这段关系努力过,可他们就是不适合。

“他想要一个假期。他想要带我去巴黎,见他的家人。”

“那有什么问题么?”Sirius接话问道。他看起来很是困惑,就像Remus一样。他们两个都期待的看向Harry,这让他有些紧张。

“那天我在他公寓外头时,无意中听到了他在飞路,他正在和他的一个亲戚通话。当然他们说的是法文,但我还是基本明白了他们的谈话,”Harry解释道,他耸耸肩,做了个鬼脸。他并不想告诉他们真的理由。

“他们谈的什么?”Remus问,Sirius一手搭到了他的肩头后,他又加了一句,“我是说,如果你愿意告诉我们的话。”

“他谈到了戒指,还要求找出他们家族在奇切斯特的府邸的房契。他想把我的名字加到房产--”

“他这是打算要求婚。”Sirius说。

“噢,”Remus有些吃惊,“那太突然了。我是说你们才交往--”

“八个月。我想我甚至都没有跟他说过我--”

“你没有?”Sirius问。

Harry耸耸肩,“我不知道。我并不觉得在我混乱的时候--”

起居室的飞路网突然响了起来,Hermione的头像在火焰中跳动着,“你们都还在家里么?”

向Hermione保证了他们立马出发后,Harry,Sirius和Remus迅速幻影移形到了陋居。谢天谢地,关于Jérôme的话题终于结束了,Harry也清楚他是真的没有什么可以说的了。Jérôme,就像之前的Ethan,再之前的Calvin一样,都是一个模样。Harry得先申明,他并不是在刻意经营一份认真严肃的关系,不过对于和他约会的这些男士来说,Harry都是诚实以告的。可最后,他们都想要更进一步。真可笑,Harry暗自想着,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的。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再追求任何人,可似乎他还是能让他们爱上他......除了那个人,那个唯一一个躲着他的人。

===***===

Ron的惊喜生日宴已经开始了,所有人都在不住的赞美Hermione是多么的光彩动人,而Ron又是个多么幸运的家伙。Ron,和他父亲一样,进入了魔法法律执行侦察队,而且已经成功升任傲罗的头头了。他的另外几个兄弟也都在经营着自己的事业,George和Fred有他们的蹦跳嬉闹魔法笑话商店,Bill在古灵阁;而Charlie在罗马尼亚研究龙。只有Ron和Percy进了魔法部。

即使Harry知道Ron几乎每天都要和Draco打照面,Ron也没有说起过他,从来没有。Percy就不同了,也不知为何,他甚至是颇为夸张得意地滔滔不绝的说起Draco。

“Draco Malfoy为归档旧日的报告提出了一个档案归档制度,他真是太棒了!”每谈及此Percy的脸就会变红,好像他正因为公事公办的Malfoy邀请他参加魔法部的舞会一样蠢蠢欲动。“Draco创建了一个全新的财政记录系统,用来核算魔法部在魔杖维修上的支出。”

Percy,或者说Percy长官才对,现任魔法部部长助理一职。他一直将Draco称为他的得力助手。Hogwarts毕业之后,Draco参加了傲罗的训练,可最终被调到了更适合他的职位:办公室主任。据Percy说,他是最先和Draco成为朋友的人,而且他经常将Draco挂在嘴边,一说起他来就滔滔不绝,直到Ron不得不让他停下来,或者更直接的:“住、口,白痴!”。

Ron总是说Percy说的Draco好似一个光彩照人的秘书,而Hermione--倾向于将对Draco的评价存于心底--对此颇有些沮丧。就Hermione的意思来说,Draco是一个非常出色的管理者,对于魔法法律执行侦察队的事务十分的游刃有余。而Percy只关注到了一个方面,却忽略了无论他宣传自己与Draco的关系如何亲近,事实毋庸置疑却表明Draco并没有跟任何人关系亲近点。

介于情况如此,Harry乐于与Oliver待在一起。与Oliver相处的时间里可没有那么多关于Draco Malfoy的消息。一切只因Oliver在Percy那里受够了关于Draco的所有事迹。所以Harry知道他呆着这里很安全,他们谈论的话题全是关于魁地奇,下一次世界杯赛,还有Harry的扫帚生意,对此Percy一直认为Harry应该给魔法部打点折。

 

“Jérôme在哪儿?”聚会终于静下来后,Hermione问道。

“他会回法国看望他的家人去了。”Harry诚实且耐心的回答。

“我以为你会跟他一起去。”Hermione一脸不解,还有些微分心。很明显她还一直关注着Ron,Fred,George和他们父亲在角落的畅饮。

“我们两个不会有结果的。”Harry轻声说道,期盼着Hermione能对此满意。明天工作之后她一定回来找他去咖啡店好好聊一聊这个的。

“又换了一个?”Hermione说。“为什么他们没有一个能坚持过一年的?”

Harry忍不住猜测究竟是什么时候起Hermione对待Harry情感关系的态度就好像他们都是被Harry养死的花花草草一样。不管怎么说,他从来都不擅长草药学。

Harry犹豫不决。他不确定该说些什么,“我--”

“Ron,不要!”Ginny的尖叫从另一个角落响起,而Ron正和Fred还有George一道才在玻璃桌上痛快的狂欢着,至于Arthur基本上已经醉倒在扶手椅上了。

他朝另一个角落看去,Percy正和Oliver蜷在一块,Sirius和Remus还在喝着。Sirius看着他,无声问道:“准备回去么?”

Harry摇了摇头,朝花园打了个手势。他觉得来点新鲜空气将会是个不错的选择。

Dean在Ginny冲着双胞胎咆哮的时候搂住了她,Hermione则夹着Ron,所有一切都无比正常。Harry打开房门走出来陋居,正好迎面遇上了倒数第二个想要见到的人:Pansy Parkinson。

“哦,你好。”Harry看着她,有些不解,心头猜测这她是真实存在的还是他幻想的产物。

“我是来见Seamus的--”

“你来啦!”Seamus突然从Harry边上冲了出来,将Parkinson揽入怀中亲吻着。

【什么?好吧,这一定是在做梦。】

“Heya,Harry。你认识的,Pansy,当然了,在学校的时候就知道的。”Seamus冲Harry大大的咧着嘴,他的手正环在她的腰间。

“当然。”Harry点头。此刻他只想把头往门上砸几下,以此辨认下这究竟是在做梦还是现实。

“我本打算要早点过来的。不过我被早先预订的晚餐计划给绊住了。”Parkinson开口解释。

“我从不知道你们两个正在--”

“是的,it’s new.” Seamus说,Parkinson在这寒夜里也跟着轻轻笑了起来。Harry让开了路好让他们两个进到屋内,而后他关上了门。

这空气简直新鲜过头了!

“我跟Pansy是在--”Parkinson给了Seamus一拳,他差点没站得住,“好吧。总之我邀请她一块喝咖啡,然后自那之后......”

“你们在哪里遇上的?”Harry好奇的问道。Seamus开口前Harry压根就没在意过,可现在他却有些迫切想知道了。

“在一个聚会上,”Parkinson十分平静,“一个跟这差不多的。除了,我并没有迟到。”

“来吧,我给你介绍一下。”Seamus开口握着她的手走开了。

===***===

十一月一日那天,Harry收到了两份猫头鹰送来的通告。第一份,他早已知晓,是Rose Weasly的生日通告,她出生于2003年10月27日。而第二份,则颇有些惊喜。那是一份来自Seamus Finnigan和Pansy Parkinson的婚礼邀请函。

他们虽说比Harry和Jérôme相处的时间要长,但也没有那么久。很明显,他们很乐意在约会不满一年的前提下结婚。Harry不知道这件事对他,和他过去相处的那些对象来说代表着什么,不过他现在很肯定一件事。

这是一份宴会的邀请函。它是如此正式。他没有理由不在场。他甚至可能有责任来负责招待Harry。他是Parkinson最好的朋友之一;他绝对也不能提前离场。

因为会场地点定在了Malfoy庄园。 

===***===

十二月十七日。

Harry独自一人呆在Grimmauld Place。Hogwarts放假了,于是Remus和Sirius将Harry留下,开始了他们每年的圣诞二人行。在Harry满21岁后,他们才开始了这个传统,因为直到那个年纪后才让他们没有抛弃Harry的罪恶感了。

Harry只能给他们安排了一个去澳大利亚的门钥匙,并趁机宣布他已经足够大到拥有自己的“传统”了。

然而今夜,他仍是希望教父能与自己一起,今晚他就要去参加Seamus和Pansy的婚礼了,没有“真正交往”的舞伴,也没有任何的支援。

Harry无数次的通过镜子审视着自身的长袍。他该戴绿色的还是那条蓝色的领带呢?如果他选择绿色的那条,会不会显得自己太过刻意?可是绿色很衬自己的瞳色,他一直因为这双眼睛而备受称赞,Draco也曾说过会想念这双眼眸的。

也许他应该更着重于突出自己的双眼。也许Draco会想起他曾经对它们的喜爱。

门铃响起,Harry意识到他该动身了。没有时间了。至少Luna没有直接幻影到他公寓里来给了他一个良好的开端。Luna给了他一个拥抱和贴面吻。“你看起来超有型的,Harry。”她挽住他的手说道。

好吧,也许他的确有个好舞伴,还有个名义上的后援。也许,一切都会顺利的。

===***===

房间装饰得相当奢华,到处都布满了漂浮的蜡烛,烟火模样的光芒被冻结在穹顶。Draco就站在那里。他看起来,Merlin!他看起来真美好。Harry已经许久未曾好好的看过他了。他变高了,比Harry记忆中高了。他的头发被妥帖的地分好,一小缕正搭落了下来。他额前的刘海长过了颈项的头发,发色似是流转着深浅不一的金色。他的鼻梁一如Harry记忆中的那般挺翘,他正对着Pansy,饱满的嘴唇扬起一个微笑。那双Harry一直迷恋的丰厚优美的嘴唇,那双Harry从未吻过的嘴唇。

Harry怎么能忘记他是多么的美丽呢?

他没有。他从未曾真的忘却过。他只是未曾意识到Draco曾可以展现出如此美妙的一面。他本应该更努力一点的。当年的他究竟是有多蠢!他原本可以一直都拥有他的!!

“你眼睛都看直了。”Nott走到他身边,凑到耳边小声说道。

“我控制不住自己,”Harry老老实实地承认,“我甚至不知道还能不能移开视线。”

Harry努力回想起所有他知道的,过去六年的时光里,他一直都在默默地关注着Draco。他曾是一名初级傲罗,为了改良训练项目放弃了。他还出版书籍,内容从魔药植物,到辩论术,当然还有变形咒。He’s published books from Plant Potions, to Forensics, to of course Transfiguration.他不仅仅是重振了Malfoy的声誉,在因身为前食死徒的同性恋儿子而为大众所回避之后,他让Malfoy这个名字声名大振。

他才23岁。

他依然要命的美丽。

“你该去打个招呼,”Nott轻笑着打趣。

“然后在宴会开始之前就被撵出门去?”Harry终于将他黏在Draco身上的视线扯了回来,看向他的朋友,Theodore Nott。

他也成熟了许多。不过相较于其他Hogwarts的同伴来说,Harry见Nott的次数多多了,当然并不是在他的房间。Nott现如今是个著名的Quidditch球员,而且他所有的扫帚都是在Lightning Spotters定做的。

Nott给了Harry一个真诚的微笑,以及一个热烈的拥抱。“真高兴再见到你,Harry。”

Harry能看到角落里的Blaise Zabini正双眼紧盯着他们,于是Harry将Nott抱的更近、更用力,“让你的丈夫更加醋上一把吧。”他在Nott耳边揶揄着。对此Nott在他手臂上狠狠地拍了拍。

“你还真是死性不改。”他说。

“有些事情永远不会变,”Harry微笑着说,他松开了Nott,目送他回到Zabini的身边。Harry冲Zabini友好的眨眨眼,然后转身去找Luna和火焰威士忌。

即使这是Harry第一次来Malfoy庄园,他依然十分肯定这间巨大的会餐室并不一直都被布置成这个样子。几张很大的餐桌围成了一个巨大的圈,周围放置了50张座椅。房间的前部分则是六人座的桌子,坐着Seamus和Pansy,还有他们的父母。

Harry和Luna、Neville、Ron、Hermione、Ginny、Dean、Fred、George,还有他们的伴Katie,Susan和Lavender坐在一起。

Harry和Draco隔着两张桌子,只能看到他的侧面。他嘴角时开时合,数次望向主桌,还有旁边座位的人。他却没有,一次也没有,看过Harry。

一切就像是回到了学校的大厅。除了这次,Harry没有与任何一个坐在他旁边的人调情,只为折磨Draco。这一次,是Draco正在折磨他。就像那之后,在他和Harry关系决裂之后,他对Harry做的。

的确像是回到了学校大厅,因为Harry能从眼角视线所及的地方发现他的前任教授,Severus Snap,正在瞪着他。

有些事情真的从未改变。

目前就Harry所知,Draco没有带任何伴一起来。他对于他父母的缺席也很惊讶。Harry觉得他们很可能在法国度假,不过在现在这临近圣诞的日子里?他甚至猜测他们并不赞同Pansy选择嫁给一个有一半麻瓜血统的人。

Luna突然靠过来在Harry的耳边轻声说道,“我希望你今晚能和他说上话。”她假装是在拿放在Harry前面的盐罐,并迅速坐直。

Harry发现Neville为着这对任何人而言都没有什么含义的调情而吃惊的睁大了眼睛。

“我也希望如此。”Harry转头看向她,说道。他的笑容轻松,姿势十分随意。“你今晚会和Neville跳一支舞么?”

她有些得意的笑了,端起她的红酒杯,“可能。” 

===***===

牧师的宣告已经结束,那对幸福的夫妇正在对每一位到场的宾客表示感谢。宾客们都在闹着要到舞厅去继续,开始真正的狂欢时间。Harry并没有跟着一起站起来,只为看Draco在做什么。

Luna假装她的手镯掉在了地板上,以此来为Harry掩饰,Neville则是在帮Luna在桌下寻找着。感谢真主他有这样的朋友。

在大家都从会餐室的正门离开后,Harry看到Draco并没有跟着他们一起。相反,他端着一杯火焰威士忌,从侧门直接去了庄园的花园。现在是十二月份,外面一定是冰天雪地的。Draco很可能在外面走廊施了保温的咒语,而且没有跟任何人说。

【他一直都很擅长于那些不为人知的咒语,不是么?】

“我待会再来找你们两个,”Harry边说,边拍了拍Neville的肩头。他在主桌停顿了一下,餐桌的中央,一束郁金香正插在花瓶中娇艳欲滴。

他轻轻地推开了餐厅的门,走上直通庄园另外一头的走廊。走廊那头的门正开着,Harry看到了Draco,他正背对着Harry,凝视着雪白的空地。

Harry原地踌躇了一会儿,只为鼓起勇气。这幅场景,那些他错过了将近六年的相处就像潮水向他涌来。如此熟悉,又如此令人心生胆怯。他的膝盖竟些微战栗着,他张开了嘴,听到自己那不稳的声线。

“Draco... ...”

====

TBC.


评论(5)
热度(35)

Drarry,SDCC,SJ,MG,SB我都爱!
Hail Evans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