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酱 | Powered by LOFTER

【授权翻译】My Life As A Butterfly 化蝶 By Dig【章四01】

【第四章没翻完,先放出干掉的部分垫下肚子吧。。。】


My Life As A Butterfly 化蝶

By: Dig

HP/DM

章一 及 授权地址:

http://muyueliuchen.lofter.com/post/1d1a8724_a46d134

章二地址:

http://muyueliuchen.lofter.com/post/1d1a8724_9dfdf02

章三地址:

http://muyueliuchen.lofter.com/post/1d1a8724_9f11960

原文地址: https://www.fanfiction.net/s/115~36683/1/My-Life-As-A-Butterfly

【正文】

--- --- 2003.12.17 --- ---

 

“Draco...”

玻璃杯在地上碎开了花。很明显,Harry吓到他了。然后,Draco低下了头。Harry不知道他是打算施个咒,责骂他闯入私人空间;还是就直截了当的无视他。

终于,他转过身来,视线好比利刃近乎凌迟地在Harry身上剐过一遍又一遍。

Harry轻轻地张开了嘴,想要说些什么。他可以为打扰到Draco而道歉。他也可以装作迷路了。不,他打算就站在那里,站在他的身边。他没什么可道歉的。已经过去六年了,他们之间绝无可能再回到从前。

“Potter,”Draco开口,他的脸上是从未有过的泠漠。“玩的开心么?”

Harry耸耸肩,“就一个单身人士在一对爱侣的庆典活动中所能享受到的来说,”他说,“至少这里酒水免费畅饮。”

Draco轻声地笑了起来。他居然该死的在咯咯笑!“的确如此,”一会儿后,他站直了身子开口,就像是忘记了正在和谁对话一般。

“需要我帮忙么?”Harry指着Draco脚边的碎玻璃问。

“不需要,”Draco回答,他从口袋中掏出魔杖。一个无声咒之后,碎片重新聚集成原来的模样,从空中漂浮到了桌上火焰威士忌的旁边。

“一个人喝?”

“稍等片刻。”Draco轻轻地敲了一下桌上的杯子,原本孤零零的杯子旁立马出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杯子。显然,Draco自有妙计。他总是如此。“我一直都不习惯有这么多人在家里。即使是小时候父母主办的那些奢华的宴会。我以为我能做到--为了Pansy主办这场派对。这可没它看起来那么简单。”

他给两个杯子添上了酒,并递了一杯给Harry。

Harry最终还是完全走进了露台,他能感受得到恒温咒的存在。

“干杯,”Draco手中的玻璃杯碰上了Harry的。

“我们该为什么理由喝这一杯?”

Draco耸耸肩,“你决定就是。”

“赔罪吗?” Harry语含期盼,微笑着说,“或许...为我们的再次相聚?”

Draco敷衍着点了头,将杯中之物一饮而尽。Harry也一样。酒味虽苦,但很顺滑。这并不是供应在宴会上的酒水。Harry能分辨出这是陈年的佳酿,这绝对是那种会被Lucius Malfoy收藏在地窖中的好酒。是Sirius和Remus只会为特殊的情况才开封的美味。

“味道很好。”Harry说。

“你对火焰威士忌有研究?”Draco有些诧异的问。

“我知道什么尝起来不错。”Harry咯吱的笑着说。他意识到刚刚品尝到的味道,也同样是Draco口中所尝到的。如果他现在亲吻Draco的话,他的味道会是一样的么?

“嗯,”Draco转过身继续望向花园里的雪色。那只空了的玻璃杯,依然还在他的手中。

Harry手拿酒瓶,向前了一步。他为自己满上一杯,又往Draco的杯里添了一些。Draco没有反对。

此时,他们站在了彼此的身边,这是自他们自离开Hogwarts起,Harry第一次离Draco那么近。那个气味再次钻入他鼻中。那该死的味道。这是什么?他的香水味?难道他一直都在用同一款香水?还是说那只是独属于Draco的味道?

“你身上还带着那种味道You smell the same.”等等,难道他刚刚大声地说了出来?他一定比自认为的还要醉上几分。他一直都是喝酒的好手,直到踏进了这个露台。两杯火焰威士忌而已。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能喝了?

“你说什么?”Draco的惊讶一如刚才,他转过身来看着Harry,挑高了一边眉角。

“那是我怎么知道你就在周围的原因。”Harry说。他敢拿银西可和铜纳特打赌。

“你指哪里?”

“Hogwarts。”Harry回答,仅用一词。“我能够知道你在附近,是因为你的气味。”这是他唯一的机会。他曾试过给Draco写信,可Draco从来不曾拆阅过。总有那么些突如其来的事情阻碍着他们两个,而且从未失手。他需要这个夜晚,这个机会,向Draco阐明一切。如果剩下的时间他能将Draco留在这里,只要如此,他就能将一切都说清楚,他会的。

Draco皱起了眉头。那是Harry自图书馆之后再不曾见到过的表情。每每Draco检阅Harry的论文时,他都是那副表情,像是在说“你见鬼的究竟干了些什么,Potter?”

“我读过你写的书了,Draco。”Harry说。Draco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但他脸上的表情绝不仅仅只是这样。“即使我不曾看过,我也已经早就知道了。”他补充道。

Harry对Draco的认识,比Draco意识到的多很多。他了解Draco之多,早已超过了自己曾经许下的额度。他知道Draco作为一名初级傲罗,在DMLE上表现得相当出色,至此一战成名。当他被选拔作为傲罗训练师而非傲罗主管到办公室工作后,关于他性取向的流言让他在工作上变得举步维艰。

在巫师界身为同性恋并不是什么很出格的事情,不过口诛笔伐无处不在。Draco在他工作的地方从没有回避过这些。因为《预言家》的报道,还有Ron,Hermione,Percy的愤怒,还有与Nott之间的谈话,Harry一直消息灵通。

后来,Draco联系了一家出版社,写了一本教材给McGonagall,后来被Dumbledore安排进了教学计划。

My Life As A Butterfly.

那本书,更像是一本回忆录,将变形咒所能变幻的形式全部都举例写了出来,并附上了相应的简单的咒语。那是对于首届魔法部长Gamp变形法则一书Gamp’s Law of Self Transfiguration关于变形咒的限制的深入研究。里面也谈论到了Draco在他12岁的时候意识到了自己是同性恋,而在那时他也下定决心不遗余力的踏向追求梦想的征程。

每一个章节都详尽地叙述了变形成不同生物的特色,其中就有几页专门记录了一种能够融入到背景环境中的黑绿相间的小虫子。但这本书更多的是对他的性取向的说明,而不是这些阿尼马格斯形态,对此Draco也曾做出声明表示他可能永远都不会安定下来。

Draco似乎并不吃惊。那本书曾经是那六个月中的畅销冠军,即使那本书被定性为教科书,也是它让他坐上了傲罗的训练师一职。

“所有我曾与你在图书馆度过的时光,”Harry语调轻柔,扬起了一个柔软的微笑,“让我喜欢上了阅读。”

“气味的残留,”Draco苦苦思虑。对于独留Harry试图剖白自己的内心,他更加专注于这个学术问题。

“没错,是有。”Harry转过身看着他,猜想着他现在打算怎么做。这么长久的时光过去了,他们再一次面对彼此。接下来是什么呢?Draco是打算甩他一个巴掌?还是要求他滚蛋?亦或是再一次联系Snape,开启新一轮的“保卫战”?

好吧,也许Harry对于当初的一切仍旧难以忘怀。

他从口袋中拿出那束从餐厅里顺手拿来过来的郁金香,递给Draco。这是那种虫子最喜欢拿来垫肚子的花了。

Draco低头盯着他手中的花束看了一会儿,并没有接过去。“你想要什么,Potter?”

Harry想要什么?这些年以来,他一直都在练习着面对Draco时要说的话,可现在却踌躇了。不,他得说出口才对得起那些练习。

“为什么你要订购我家的扫帚?”好吧,也许这不是最佳的谈资,可三思而后行一向不是Harry的风格。

“因为他们是镇上最好的。”Draco的回答如此实事求是,即使Harry有所不满,可鉴于话中的赞美之意,他也知道不应该反驳。

Harry再次张开了嘴,却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时Millicent叩响了露台的门。

“Draco,到时间了。”

Harry转头看向Millicent,只见他飞快冲自己微笑回应后,一脸期待的看着Draco。Harry看着Draco在他的口袋里翻找着什么。然,在看到Draco自口袋里取出的东西后Harry整个人僵住了。他很确定,Draco一定完全忽略了自己就站在那里的事实。Draco飞快的瞟了一眼他的怀表,然后合上怀表将其放回到之前放的位置。“马上就来,Millie。”

是那块怀表。Harry的怀表,那块在他们十七岁时,他送给Draco作为圣诞礼物的怀表。

我爱上了你。Harry想说。然而,他却脱口而出:“你看起来很热。”他将郁金香别进长袍的翻领处。

Draco这次是极度的不解,他感到被彻底的冒犯了。他的眉头紧皱,双眼微眯。他们的身量已经一般高了,Harry都忍不住去想Draco突然是长高了多少。

“只是想这么说。因为感觉没有人这么说。”

“我有事,先走了。”Draco说完,便手点向露台出口,片刻之后,他的身影消失了。

“是啊,你很忙。”Harry喃喃自语,重又走回舞厅。

 

===***===

 

很快,Harry明白了,是到了切蛋糕的时间了。那对幸福的新人当众切开了蛋糕,给每个人都分了一块。他们看起来十分高兴,因为他们最好的朋友正站在他们身边,与他们分享这个喜悦。当被一群专业摄影师簇拥时,Dean和Draco与Seamus、Pansy借机一同合照了一张。

凌晨前的几个小时,宴会渐渐平息下来。宾客们陆续的离开了,而Harry试图再多待上一段时间。Luna喝了太多的香槟,于是Neville觉得应该送她回家。只有她还需要Harry去担心,可他知道,她和Neville在一起很安全。

“一起么,伙计?”Ron和Hermione正打算用飞路网离开。

“等会我会直接回家。迟些再联系吧。”Harry回应,对此他们点了头,虽然有些抑郁,可最终还是离开了。

Seamus和Pansy窝在角落的扶手椅上,享受着亲密的时刻。此时的Draco正站在飞路网旁边,一手背在身后,一手举着香槟,向宾客们道别。Harry小心翼翼地靠了过去。

然后得到了一个随意的点头,“Potter。”

“Draco...”

“我们可以...”

他举步打算离开。“我得去处理最后几项事情,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我介意。”

“什么?”

“如果我跟你说,我介意呢?”

“Potter,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哪里才是正确的地方?或者时机?”不去管心脏传来的紧张感,忽视胃部窜起的怒火,Harry的确很冷静。

“我不--”

Harry深吸了一口气,“我并不想在今晚谈论这些。”他开口,这让Draco的双眼瞪大了些。“我只是想和你一起吃个晚饭,时间地点你来定。到那时,我再跟你谈谈。”

“很好,我星期六晚上有时间。”

Harry挑起了眉,这答应的未免太快了些。

Draco翻了个白眼。“我不会缺席的。我保证。”

“你确定...?”

“Potter。”

“很好。”Harry压下想要为他的幸运狂呼的冲动,幻影移行离开了Malfoy庄园,只为了能赶快扑进自家的床铺。Draco同意在星期六那天和他共进晚餐了。现在他只希望自己能熬到那一天的到来。

换下衣服之前,Harry自长袍里将郁金香取了出来,安置好后再施了一个时间停止的魔咒。这样,第二天醒来时,花朵还是那副娇艳欲滴的模样。

 

===***===

 

第二天,Harry到了Lightning Spotters,头脑却一片空白了。他取出最新做好的扫帚,打包好打算寄出去。他招来自己的猫头鹰,将扫帚寄往魔法部的DMLE部门。特别是,寄到Draco Malfoy手里。

 

“送给你的这把是我最新研制的扫帚,附上了所有的细节设计。请告诉我你对此的看法。也许我们能在今晚的时候一起喝杯咖啡聊上一聊?”

 

回信几乎是立刻就过来了。

 

“Potter,新扫帚看起来挺好的。我的确有些改良的想法,不过我们已经在周六有约定了,我们可以在那时候再谈。”

 

Harry微笑着看着羊皮纸,立马开始写起了回信。“Draco,我可不希望在我们约会的晚上谈论公事。不过,如果你并不想今晚见面,也没有关系。不过我很高兴,你依然记得我们的约定。”

Harry重新回去工作了,一如往常的去招待他的顾客们。他并没有等上多长时间就收到了回信。

 

“昨天晚上你怎么都不肯离开我家,除非我答应和你出去。相信我,我很了解你的打算。我想的清楚,如果我不同意周六的时候去见你,你一定会纠缠不休直到我答应为止。而且我从来没有说过那是一个约会。”

 

Harry皱着眉瞪着信。那就是一个约会。

午餐的时候,他的助手来换班了。Harry趁机去了一趟只相隔了两个门面花店,买了一大束的郁金香。他将郁金香寄给了Draco,还附上了一个纸条:那是场约会。

回信是来了,可并不是Draco写的,而是Percy。

 

“Harry,部长想知道,如果你打算和DMLE的成员约会,可以给我们购买的扫帚金额上打点折扣么?”

 

Harry仰起头,苦涩的笑了。他只能这么回复了,“不,Weatherby。【这个Weatherby应该是 Weasley吧….Percy的姓氏是韦斯莱啊!】我只会加收双倍。”

 

第二天,Harry又送了一大束郁金香给Draco,提醒着他们的约会,还有一份“替我向Percy问好。”

--------------------

TBC.

评论(4)
热度(30)

Drarry,SDCC,SJ,MG,SB我都爱!
Hail Evans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