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酱 | Powered by LOFTER

【授权翻译】【HD】You Can't Marry A Man You Just Met

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文前通告】:


EC长篇《 Let Us Fall, Let Us Fight》 本周停更,下周六恢复发文。




爱情魔药,就能收货救世主一枚?


真爱之吻,告诉你True Love能冲破一切魔咒!




授权图:





嗷 嗷 嗷 翻 译 先 锋 队


◤┄┄┄┄┄┄┄卍┄┄┄┄┄┄┄┄╮╮


    以吾之姓冠之,以余之名承之


    遵从尔等召唤,盗取文字火种


    吾辈名为       盗火者


    ┗|`O′|┛ 嗷~~嗷~~嗷~~


╰╰┄┄┄┄┄┄卐┄┄┄┄┄┄┄┄┄◢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翻译组不负任何责任,仅供英语交流学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于阅览后24小时内删除。




如果您喜欢该作品,请为原作者点赞!


原文链接:https://www.fanfiction.net/s/11258135/1/You-Can-t-Marry-A-Man-You-Just-Met




You Can't Marry A Man You Just Met 你不能和一个刚认识的人结婚




作者:digthewriter


分级:T


警告:Harry/OMC under a love potion. Harry kissing another man.哈利/原创男性角色在爱情魔药的控制之下。哈利亲吻了另一个男人。


CP:Harry Potter/Draco Malfoy


关系:T


涉及人物:Harry Potter,Draco Malfoy,Ginny Weasley


章节:1章


原文字数:5125




译者:嗷嗷嗷翻译组——阿九


校对:嗷嗷嗷校对组——Amour


翻译时间:from 2016.02.21-2016.03.06


Summary:Harry is on a mission and the only man that can help him is the only man that owns a hippogriff. Draco Malfoy. Oh, and he's also engaged to a man he just met. [It's PG-13. There's no sexual activity mention. Please don't ask me who tops]


摘要:哈利有个任务要完成,而这个任务只有那个拥有一头鹰头马身有翼兽的人——马尔福——才能够帮助他。哦,而且他还和一个刚刚遇到的人订婚了。(本文的分级是PG-13,没有性行为,请不要问我谁是攻。)




Disclaimer: Harry Potter belongs to JK Rowling and associates. No copyright infringement intended. No profit is being made from this fiction.


声明:哈利波特属于J.K. 罗琳和她的合伙人。没有版权侵犯的意思。不会用这篇小说谋利。




这是为HDOTP(德哈本命)童话节所写的——他们可以将其改写成《冰雪奇缘》(FROZEN)的剧本。


这个故事的开头看上去可能在黑金妮,但其实不是的。这只是个误会。我花了一天时间来写这个故事。我看《冰雪奇缘》(FROZEN)已经好些天了,所以便受它的启发写下了这个故事。非常感谢GRACERENE的测试版剧本以及她所有绝妙的建议。所有依旧存在的错误都是我的。


所以说,金妮在这里等同于Elsa,哈利等同于Anna,而德拉科是Kristoff的角色。菲德拉,那头鹰头马身有翼兽是Sven,抱歉,这里没有Olaf。(译者注:这里的Elsa,Anna, Kristoff都是冰雪奇缘里的角色。)


 


* * *


哈利讨厌离开陋居去找她,但是他知道这是自己的责任。他很遗憾自己得把塞巴斯蒂安留在那里,但他应该相信塞巴斯蒂安会在那里等着,直到他回去。他们相爱,而这一切简直超级棒,没有任何事情能够阻止他。




“我在找去科罗诺火山的路。”哈利一走进那家位于奥特里-圣卡奇波尔市郊的小店时说道,这个小村庄正位于那座山下。




“你没办法上到那里去,”店主回答他,“路上有巨怪,更不必说,它还会喷——”




哈利恼火地叹了口气,他根本没有时间听她细细道来。“它已经休眠了很多、很多年了,而且……”他怒气冲冲地指向窗外,“你难道没有注意到所有的东西都被冻住了吗?”  




“好吧。”那位店主怀疑地说道。她一边摇头一边在一张羊皮纸上写写画画:“只有一个人能给你提供个坐骑,他是唯一一个,足够疯狂去……”




“去做什么?”哈利困惑地问道。




“去做任何事,只为了多赚个一加隆。祝你好运,小伙子。”店主回答,并为哈利指了路。




哈利低头看向那张羊皮纸,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德拉科?马尔福。”他自言自语道。他本该骑着自己的扫帚飞到那座山上去的,但是实在是太冷了,一个简单的保温咒语根本坚持不了几分钟。他也没法幻影移形,因为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在哪儿。根据卢娜的说法,唯一上去的办法就是骑着鹰头马身有翼兽。可是对哈利来说,不幸的是,巴克比克现在已经太老了,而鹰头马身有翼兽并不好找。




太妙了。唯一一个能够帮助他到山顶上去的人是该死的德拉科·马尔福。但是,他和一头鹰头马身有翼兽呆在一起做什么?




* * *


00-00-00


* * *




“不。”




很好,这是哈利预料之中的。




“拜托,马尔福。你甚至都不用跟我一起去,我可以花钱租你的鹰头……”




“我不会让你单独和菲德拉在一起!”马尔福咆哮道,而片刻之后,一头洁白得像雪一样的野兽落了下来,它弯下腰发出轻微的咕哝声,看上去容光焕发,“现在不要这么做,西弗(Sev)。”




“我想你说过她的名字是菲德拉?”哈利扬起眉毛。




“她的名字的确是,”马尔福不耐烦地说道,“只有我叫她西弗。”




“为什么——”




“跟你没关系,波特。”




“很好。那么,回到我在这儿的原因上来。”




“难道我刚刚没有说不——”




“我会付很多钱。十五加隆!”




马尔福哼了一声:“不。”




“每小时。”哈利补充道。他要绝望了,因此他并不在乎这事儿是不是要花上二十个小时。只要能借到这头鹰头马身有翼兽。




马尔福顿住了。看上去就连菲德拉,或者西弗,亦或随便叫什么名字的家伙都在考虑他说的话。




“你有最后期限吗?”马尔福慢吞吞地说。




很好,哈利抓住了他的注意力。




“越快越好。如果你能安排,在计划的时间接我们回来,我还会另外付钱。”




“我们?”马尔福问。




“没错。我要到那座山上去,找到金妮,然后在婚礼之前回去。”哈利回答。




“什么婚礼?”




“我的婚礼。”




“哦,”马尔福回答,停顿了一下,就好像他在仔细思考,“我没有听说这个。”




“唔,这一切都是最近发生的。我刚刚认识他。”




“你刚刚认识他?”马尔福问,听上去震惊又困惑,近乎是指责了。可是不管怎样,这和他有什么干系?


 


哈利只是肯定地点了点头。




“你不能和一个你刚认识的人结婚!”马尔福说。




“罗恩也是这么说的。”




马尔福做了个深呼吸:“简直不敢相信我居然能和那个家伙想到一块去。”




“无论如何,马尔福。”哈利恼怒地开口,“我们去还是不去?”




“当然。不过我仍旧认为你不应该和一个你刚认识的人结婚。”马尔福含糊地补充道,然后他的声音转成了一声口哨。菲德拉猛地飞过来,将自己的喙埋进马尔福的头发里。




如果这不是马尔福,哈利大概会觉得这场景非常可爱。他思念起了巴克比克,以及和他一起飞翔的感觉。




“好吧,小女孩。我需要你在今晚施展你的魔法,好吗?”马尔福向着这头鹰头马身有翼兽问道,将哈利从自己的脑海中赶了出去。鹰头马身有翼兽又咕哝了一声,马尔福取出他的魔杖对着她施了个咒语。哈利对于它的作用毫无头绪。




她看上去放松了片刻,在毫无预兆地展开她的翅膀之前。这动作吓到了哈利,但马尔福看上去有心理准备。他迅速地闪开了。




“很好,嗯,她现在非常亲切,已经为我们做好了准备。是吗,菲尔?”马尔福用他的手抚摸她的喙,然后将奖励品召唤过来,喂给了她。




“你究竟给她起了多少昵称?”哈利问道,谨慎地靠近这头野兽,然后向她微微鞠躬。




“你准备好要出发了吗?”马尔福厉声说,然后以一种异常轻松,几乎称得上是充满艺术感的方式骑到了鹰头马身有翼兽的背上。哈利发现他正在赞赏着马尔福强健的双腿,接着他的目光上移到了他的大腿和紧绷的身体。当哈利望向马尔福的双眼时,发现马尔福正低头盯着他:“那么,差不多了吧?”




哈利清了清他的嗓子,握住了马尔福伸出的手,爬到了菲德拉身上。




“幸亏你已经答应了其他人,不然我会觉得你要向我求婚了,波特。”马尔福说。哈利冲他冷笑了一声。




“别太自以为是了,马尔福。我只是在观察你的技术。”哈利反驳。




“哦,想要达到我那样的程度,你首先得到卧室去,波特。”马尔福说。他喊出了一句哈利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的话,然后鹰头马身有翼兽猛地飞了起来。




* * *


00-00-00


* * *




刚开始的十分钟还不错,他们两都什么话都没说。




哈利的注意力全都放在菲德拉飞行的方式上。就像是一个人可以乘着马车或者驾驶汽车上山一样,这头鹰头马身有翼兽也是环绕着这座山,而非直接向山顶飞去。




“今年冬天的这场雪来的出乎预料。”马尔福说。




“什么?”哈利问道,集中了注意力。




“如果你在想我们是不是为了敲诈你而绕了远路,那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没有。”马尔福傲慢地说道,“今年冬天气候更加恶劣了,甚至这个季节都过早——”




“我知道,因为魔法。”哈利回答。






“你是什么意思?”马尔福转头面对哈利,而他的嘴唇距离哈利的只有几英寸。哈利的视线向下扫过它然后迅速地看向马尔福的眼睛。他可不想再给马尔福另一个嘲笑他的理由了。




“金妮在山上,”哈利说,“她在生我的气,因为,好吧——她的家人为她安排了一个舞会,所有的追求者都来了,然后……恩——”




“让我猜猜看。你刚认识的那个人,是她所爱的。”




“很显然我们有一样的口味。”哈利说,听上去局促不安。




“然后你的婚礼——”




“它本来是为她准备的”哈利回答,现在他是真的讨厌这句话听起来的感觉了。




“怪不得她把整个镇子都冻起来了。”




“不是那样的!”哈利强调,“我不是故意爱上塞巴斯蒂安的。只是,我们聊了会天,然后——我去告诉她这件事,她就彻底失控了。我是说,塞巴斯蒂安只是建议,如果她在整个舞会都没有找到合适的伴儿,那么也许我们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宣布我们的婚约。”




马尔福让自己的视线离开哈利,摇了摇头。




“我知道,我是个白痴。”




“不,波特。这听起来就好像这个人对你下了药。”




“什么?”哈利不是故意要把他的回答尖叫出来的,但是菲德拉刚刚做了个急转弯,而他几乎要掉下去了。他抓紧了马尔福,但随即意识到自己靠他太近了,于是他开始向后滑动。




“你不要动来动去,你让她紧张了。”




“随便吧。”哈利含糊地说,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觉得生气。也不确定他生气的对象究竟是谁。




“所以说,这个韦斯莱们主持的聚会……”过了一会儿,马尔福说道,“她要和他们之中的某人结婚吗?”




“不,不是现在。这最初只是一个相亲活动,她会找到几个相处融洽的人,然后和他们约会。如果有什么不同的话,直到明年她都不准备结婚。”




“那么为什么她要生气?”




哈利耸肩,接着皱起了眉,因为马尔福再也没有看向他。




“一定感觉很棒。”马尔福说,差不多是在嘲笑了。




“什么?”




“所有这些人,这么多年过去之后,依旧追逐着哈利波特。”马尔福耸了耸肩,但是并没有转过来看他。出人意料的,马尔福的腔调从嘲笑变成了某些听上去像是沮丧的情绪。




不,不可能是这样,哈利想。




“为什么你觉得我被下药了?”哈利问,忽略了马尔福的戏弄。




“想想看,你上一次觉得你喜欢上一个自己遇到的人是什么时候?”




“秋,”哈利回答,“差不多吧,恩。”




“很好,所以说这也许不是爱情魔药。一个人只需要忽视你,假装你无关紧要,和其他人约会来引起你的注意就可以了。我可没有意识到,原来这么容易。” 




“我——”哈利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做了个深呼吸,只是问道:“我们到了吗?”




“恩,差不多了。”马尔福说,向上方的雾气看去。一切都是银装素裹着,哈利根本区分不出哪里是雪堆,哪里是雾气,哪里又是天空。




马尔福倾身过去,将他自己的胸膛压在了鹰头马身有翼兽的背上。“放轻松,姑娘。”他喃喃道。




菲德拉开始减速,直到哈利看到他们停在了山顶的平地上。哈利发现一段距离之外有一座小小的冰屋。他转了个身,从她身上跳下来,站在一个雪堆上,转身面向马尔福,看着他。




“你和我一起来吗?”




马尔福看上去像是在思考着这个提议:“我按小时收你的钱,所以我为什么要拒绝你的提议。我可以好好利用一下这个。”他假笑着从菲德拉背上跳下来,拿过他的背包,向着鹰头马身有翼兽丢了什么东西过去。后者欣喜若狂地用嘴接住了它。




“我很快回来,西弗。”马尔福说,但是这一次哈利意识到马尔福说的并不是“西弗”,而是听起来像是“萨夫(Save,有“拯救”的意思)”的什么。




“你为什么要叫她这个?”当他们穿过雪地向着那座宅邸走去的时候哈利问。




马尔福对他的问题嗤之以鼻,然后终于看向哈利,就好像他要用目光杀掉他:“我叫她萨夫,是因为她是我的救世主……”比起清楚地说出来,马尔福模糊了他话的最后部分。“好了吧?现在闭嘴。”




“但是——”




“波特。我说了,闭嘴。”




“好吧。一次一个‘戏剧女皇’。”哈利自言自语地嘟囔着,然后感觉到什么东西打在了他的脑后。当他回头去看的时候,马尔福拿着一个小雪球站在那里,看起来得意洋洋。“我没有时间做这个,马尔福。”哈利说,他转身继续向前走去,接着感觉到另一个小雪球打在了他的脑袋后边。




“随你的便。我只是在自娱自乐。”




哈利重新面对马尔福并且怒视着他。他将自己的手从口袋里拿出来,指向那些雪,随即一小块雪块自己变成了球状并且升了起来,向马尔福飞过去。




马尔福及时地躲开了,那雪球擦着他的头从上方飞了过去。




“无杖魔法,”马尔福说,点着头就好像他接受了一个挑战。“你在作弊,波特。”




马尔福试图偷偷摸摸地瞒过他,但是哈利抓住了马尔福在他的斗篷之下滑动以便能够取出他的魔杖的胳膊,并且在他使出第一个咒语的时候为马尔福准备好了另一个雪球。这一个,直接命中了马尔福的脸。




“哈!”当马尔福没能躲开的时候,哈利尖叫出声,但是紧接着他便成了自己庆祝行为的受害者,因为马尔福从两个方向各丢过来一个小雪球。




哦。这是场战争。




哈利召唤了一小堆雪过来,做成很多个小球的形状,然后将它们一个接一个地朝马尔福扔过去。他已经不在乎马尔福是唯一一个能帮助他回去的人。这场战斗结束的时候,只有两个可能性。第一,马尔福会直接转身离开而哈利则会被困在山顶上;或者第二,哈利会杀了马尔福而菲德拉不会再带着哈利和金妮回去。




他猜想他总能够靠幻影移形回到陋居去的,无论如何。




马尔福做了他最大的努力。他设法躲开了不少来自哈利的攻击,而他的反击也没有过于卑鄙。莫名的,哈利几乎觉得马尔福非常擅长这个。在它真正发生之前,哈利都没有意识到,但是现在哈利和马尔福离对方只有几公分的距离,而这场雪仗终于变成了互殴。




马尔福挥出了第一拳,哈利躲开了。接着他抓住马尔福的手腕迫使后者转过身去。马尔福推了回来,哈利在马尔福跳到他身上之前,倒在了铺满雪的地面上。他们不停地试图用拳头攻击对方,几乎忘记了寒冷,哈利甚至非常清楚他的双腿正和马尔福的缠在一起而他们的腹股沟正紧紧地压在一起,但他没有后退。




马尔福突然抬高了他的大腿压向哈利的,而当马尔福用腰制住哈利迫使他翻身时,哈利终于开始撤退。他将他的臀部压向哈利的,然后低下头注视着他。哈利的眼镜有些起雾,但是看上去马尔福的瞳孔更加大了,他给了哈利一个眼神,而哈利无法理解它。




哈利撑起他的脖子,然后他开始以同样的方式抬起他的头。也许是冲着马尔福的嘴唇去的,他不是很确定。当——




“差不多了吧,你们两个?”金妮的声音在山上回荡着,它足够有力,就像她仅仅依靠着这声音的力量就将马尔福从哈利的身上推了下去。




“金妮。我——这不是……”




“你在这儿干什么,哈利?”




“我来带你回去。”哈利说。




“哈利,我告诉过你我需要一点时间。”




“我知道,金。但是,这一切真的有必要吗?”哈利指向他们身边再次堆积的新雪,“整个镇子都冻住了。”




“他们会克服的。”金妮回答。




“金妮——”




“哈利!你难道就没有过想摆脱这一切的时候?你难道从来没有需要个一分钟?”




“我知道,但是……”哈利叹息着用一只手穿过他的头发,“金妮,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而我做了件非常蠢的事。我只是没有想到你会这么愤怒,然后……马尔福认为我是被下药了。”




金妮的目光转向了马尔福,后者正站在哈利身后几步之遥的地方。




“嘿,别把我扯进来。”当哈利转头去看他时,马尔福说。他的双手抬起,在半空中做出投降的姿势:“这是你的战场。而我只是个传送员。”哈利怒视着他,但紧接着他的怒气就轻而易举地消失了——当他看到马尔福的睫毛上沾着的一点雪花时。




“这也不是没可能。”金妮说,将哈利的注意力唤回她那里。“如果有什么不同的话,我很高兴这让你明确了你的情况,但是……”她叹息道,然后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




哈利要冻僵了。他很想问问金妮他们能不能去个暖和点的地方继续讨论这个,但是他不想给她的愤怒之火上再添一把柴。




“我很抱歉我反应过度了。我并不是在对你和塞巴斯蒂安相遇的方式,或者你们两个在一起看起来有多棒而生气。只是……妈妈说服了我,但是,我想我需要这段时间来意识到我并不想要一个所有人都喜欢我表现出来的样子的舞会,一个我得被迫将我的约会生活预定在一本日历上的舞会。”




“是的,我不怪你。”马尔福说,哈利试图怒视他,暗示他闭上嘴巴。




“我知道你身上发生了什么。”金妮对马尔福说。当哈利再次看向马尔福时,他耸了耸肩。




“发生了什么?”哈利问。




金妮翻了翻眼睛就好像哈利刚刚问得很多余。 “马尔福夫妇——德拉科的父母,为了他的婚姻安排了一场差不多的活动,而他……”她停下来咯咯傻笑了一会儿,马尔福再次看上去洋洋得意。哈利转着头在金妮和马尔福之间看来看去,他们两个看上去就像他们分享着某个他不知道的秘密。




“他对一个巨怪施了变形术,把它变成他的样子,走来走去地对着每个人咕哝。而当咒语失效之后——”




“没错,我父亲为此依然不愿意跟我讲话。格林格拉斯家的那对姐妹也不再像以往那样待我了。”马尔福说。




“我能理解为什么她们不愿意承认跟你有关系。”金妮笑着回答。




“我是在寻找摆脱困境的方法……”




“那是个大胆的举动,马尔福。”金妮说。




马尔福耸肩:“我的中间名。”




哈利发现他自己彻底地恼火了。“这整件事都非常令人愉快而又让人大开眼界,”他啐了一声,“而且我非常确定你们两个可以在我们回去之后开始向对方求爱,但是现在我们需要离开这座该死的山。”他的眼睛继续来回盯着金妮和马尔福,而让他更加恼怒的是,他们两个一起开始歇斯底里地笑。




“拜托你们!”哈利在空气中挥舞着他的手,“就让我们离开。”哈利开始向着他认为的菲德拉所在地的大致方向出发,此时马尔福与他擦肩而过。




“那边见,波特!”




哈利在马尔福身后跑起来试图追上他,接着金妮追上他,他们一起跑着。她一直在微笑,并且嘲笑着他,而哈利很高兴她不再那么沮丧了。他更高兴知道她并不是为了塞巴斯蒂安同他生气,而是因为她被迫去主持一个她并不感兴趣的宴会。




当他们到达这座山的边缘时,马尔福已经在菲德拉身上坐好了。




“好漂亮的生物!”金妮大喊出声。




“她有这么好的眼光,波特。我简直不敢相信她居然和你这样的人约会过。”




哈利对着马尔福的评论轻蔑地笑了,他还想要补充一句:没错,而且如果她没有打断我们,你也会亲吻我这样的人。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些什么。我们之间有些什么,我感觉到了。




“好了,哈利。跳上去。”金妮说。




“我?”哈利问道,惊讶地。“你为什么不——”




“哦,不。我不要坐在你们两中间,我会坐在你身后。”




“怎么,你不信任我,波特?”马尔福带着一个得意的笑容问道。




“这不是信任的问题。我按小时付你钱的,不是吗?”哈利回答,看着马尔福的笑容消失了;他将注意力放回菲德拉身上。




当哈利看向金妮时,她给了他一个不赞成的眼神。“随便了。”哈利说。他小心地靠近这只动物,坐在了马尔福的身后,然后帮助金妮上来。她用胳膊环住了他的腰。




“我们都准备好了。”哈利轻声对马尔福说,后者倾身向前靠近菲德拉低语了些什么。




哈利将双手扶在马尔福的肩膀上,鹰头马身有翼兽以同他上升时一样的螺旋状线路向下方前进,哈利发现他希望自己能够将双手放在马尔福的臀部而不是肩膀上。可如果他现在这么做了,会显得非常奇怪。




“我很抱歉,哈利。”金妮探身过来说道。




“我也是,金妮。我不知道我身上发生了什么。”




“也许你是被下了爱情魔药,”她说,“我是说,如果你真的遇到了和你坠入爱河的人。但是仅仅是因为你们所表现出来的一举一动,而且你顺应了这一切——”




“我们怎样才能知道?你认为它会失效吗?我不认为他只是简单地使用了迷情剂……”




“真爱之吻。”她说。




“什么?你说的应该不是一件物品吧?”哈利说。




她笑了:“它是的。”同一时间,马尔福嘟囔了一句:“绝对是样东西。”




他们安静地继续下降,当哈利看到他们接近地面时,他同样注意到冰开始融化了。




金妮的确冷静下来了,他很高兴因为她的愤怒而释放的魔法也开始消退了。




* * *


00-00-00


* * *




他们到达地面时,离陋居没两步了。哈利和金妮转身向马尔福道谢。




“所以说我们今天学到了什么?”马尔福问道,就像他在对着一群六岁的小孩儿讲话。




“即使是最冰冷的心也能被友情所温暖。”金妮回答,带着微笑。




哈利看向马尔福,然后看向菲德拉,之后又看回马尔福:“救世主可以有许多形式。”




马尔福的眼睛微微睁大,然后皱起了眉头。“很好,我会把发票寄给你。”他说。




“我不会期望别的,”哈利回答,“好吧,回见。”




他转身离开,向陋居的方向走去。当他注意到金妮并没有跟上来时,哈利转过去想要找出是什么耽误了她。他的心脏几乎要沉到胃里了,他看到金妮和马尔福正在拥抱。




很好。也许塞巴斯蒂安也不是太糟,无论如何。所以说如果他给自己下了爱情魔药该怎么办?他会就这样和这家伙约会,然后发现关于他的真相。哈利已经幸存了两次,他能够找出一个反咒来对付这个药剂。或者至少赫敏可以。




“哈利,等等!”金妮在他身后喊着,一边匆忙赶上他。当塞巴斯蒂安从陋居里走出来时,哈利忘记了他正在想着的所有的事。




“哈利!”塞巴斯蒂安向着哈利跑过来。他用他的胳膊抱住了哈利,并且,更令他惊讶地,亲吻了他。哈利听到金妮在经过他们身边时说了些什么,但是他并不真的在乎。他正和塞巴斯蒂安在一起,而这是最重要的。




“唔…马尔……”当哈利的唇擦过另一个男人的时,他低吟出声。




“塞巴,哈利……”对方含糊地回答。




“西弗(Sev)……”哈利说,“萨夫(Save)……”




“萨夫(Save)?”塞巴斯蒂安惊叹道,“我猜你是想说萨布(Sabe)……这可真是个可爱的昵称。”




“不。救世主……”哈利快速地回头看向他和金妮离开时马尔福所在的方向,但是那里空无一人。马尔福离开了。




“哈利,”塞巴斯蒂安贴着哈利的耳朵说,“我想你。让我们进屋去,也许我们可以找到一间空着的卧室待在一起。”当哈利给了他怀疑的一瞥,塞巴斯蒂安补充道:“我只是想跟你说说话,单独地……我们有很多事情需要计划。”




“我不能和一个我刚认识的人结婚,”哈利一边说一边试图摆脱塞巴斯蒂安。但是仍然,那里还是有些什么关于他的事情促使哈利亲近他。他非常的困惑。他的头很疼,而最终他只是坐在了陋居门前的草地上。地面依然因为那些已经全部融化的雪而湿漉漉的,但是哈利不在乎。他觉得自己好像已经不能运作了。




“我去找点有帮助的东西,”塞巴斯蒂安说着向陋居的方向走去,“我有些合适的魔药。”




“至少你正在恢复理智。”马尔福说,他看上去像是凭空出现的。他将他的魔杖向着哈利身边的一小块草地挥了挥,把它弄干了。“几乎恢复理智了。我可不会坐在湿着的草地上,它会毁了我的裤子。”




“你在这儿做什么?”




“菲尔想说再见。”




“哦,是的。我甚至都不——”




“你刚刚因为某些愚蠢的事情生气,然后从那些可能会在意你的人身边走开了。没错。”马尔福点了点头然后将双臂交叉环抱在胸前。




哈利对着马尔福做了个鬼脸。当他再次看向那所房子时,他的头又开始疼了:“我身上发生了什么?”




“爱情魔药,可能。他在对你使用它,可能是他身上的气味或者什么东西在触发它。但是你也在抵抗,所以……”




“我该怎么做?”哈利问,觉得心烦意乱。




“你的朋友怎么说的,”马尔福说,哈利困惑地看着他。“真爱之吻。”




“这不是一样东西。”




“这完全是一样东西。”




“我要到哪儿去找我的真爱?”哈利冷笑。




“波特,我很了解魔药。是的,我将一头鹰头马身有翼兽作为业务形式来为巫师们提供一种不同形式的运输方式,但是我曾经是斯内普最有天赋的学生之一。所以——”




“你想说什么,马尔福?”哈利问。他注意到他们的脚轻微地碰触在一起,而他的头痛正在慢慢地消散。




“他用的不是迷情剂。它叫作诱情剂,我相信。它不像迷情剂那样具有催眠效果,它不会让你变得完全的疯狂,但是它应该是你与给你下药的人之间的印记——我是说,当你们有了性行为之后。你会开始头痛的原因是当你已经遇到了那个你真正爱着的人之后,诱情剂就不那么有效了。塞巴斯蒂安正在试图和你独处——”




“你听到了多少?”哈利打断他,尽管他正处于焦虑中。




马尔福耸肩:“足够多了。现在,你想要继续听完剩下的,还是不想?”




“好吧,”哈利说,转了转他的眼睛。他认为他会由于待在马尔福身边而一直头痛,而且他的脑袋在他身边的时候的确变得很奇怪。但是这不同于之前那种撕裂般的头痛。马尔福令他沮丧,当然,他总是在做这个,但是……这是不一样的。他脊背上的这种怪异的感觉,以及他脖子后边的这种麻痹感……这不是头痛。




“他想要尽快和你做爱,这样你就会完全迷恋上他。你将会永远处于他的魔咒的控制之下而且没有什么办法能让你摆脱出来。”




“如果我和他做爱了,然后我的真爱之人吻了我,它也不会起作用?”




马尔福摇头:“不,它不会。”




“该死的,”哈利说,“我能抵抗他多久?我是说,我知道和他在一起是错误的,但是看上去我只是没办法控制我自己。”




“糟透了,不是吗?”马尔福说,哈利再次困惑了,“当你想要某个你不应该想要的人的时候。”




“当他们对你下了药时,这变得更糟了。”哈利回答,然后他笑了。马尔福加入了他。哈利喜欢马尔福的笑声,随即他意识到这不是什么他能够经常听到的东西。




“哈利!”




哈利和马尔福一同停下了笑,向陋居的方向看去。塞巴斯蒂安和金妮一起回来了。一开始,哈利因为看到金妮而恼怒了,因为马尔福正在他身边而显然她是为了他才回来的。但马上,他笑了,因为他看到了塞巴斯蒂安。




“哦。他回来了!”哈利欣喜地说,当他看向马尔福时,马尔福看上去很生气。“我爱他。”




马尔福站起身,哈利也在他身边站起来。“我来介绍你们两认识。也许你和金妮也可以结婚,在同样的……”哈利的声音逐渐变小,他觉得很失望,但他不明白这是为什么。“马尔——”




“哦,看在梅林的份上!”马尔福说,他抓住了哈利的后颈,将他扯向自己的方向,“你最好是对的,德拉科。”他说着,看上去是在自言自语,然后吻了哈利。




一开始这是柔软而单纯的,只是一个快速的啄吻。他稍稍向后撤回,但是哈利将他的胳膊环上了马尔福,让他们的身体挤在了一起。他亲吻马尔福。他将他的唇使劲儿地贴上马尔福的,用他的臀部挤压着马尔福的,而他的双手向上揉进了马尔福的头发。他拽着马尔福的几缕头发,当马尔福张开他的双唇想要抱怨的时候,哈利顺势将他的舌头滑了进去。他觉得自己想要永远吻着马尔福。他甚至都想不起还有过那么一个时候,他不想亲吻马尔福。




亲吻马尔福是正确的做法。当他亲吻塞巴斯蒂安时——他是想吻马尔福的。




“哈利!”塞巴斯蒂安咆哮着,迫使哈利和马尔福分开。




哈利转头面对塞巴斯蒂安,他不能理解自己怎么会,以及什么时候迷恋过他。当然,塞巴斯蒂安是个好看的男人,但是他对于哈利来说完全不对。“我不能和你结婚。”哈利说。




“但是,我们——”




“我不能和一个我刚认识的人结婚,当我已经爱上了另一个人的时候。”哈利说,转头注视着马尔福,不……德拉科,后者正在微笑,并且表现得一反常态的羞怯。




“你刚刚认识他!”塞巴斯蒂安争辩道。




“不,”哈利说,摇着他的头,“我十一岁的时候就认识他了。”




“所以说你准备跟他结婚?”塞巴斯蒂安听上去充满厌恶。他怎么敢?




“我们会恋爱。就像大家都做的那样,然后决定我们自己的命运,决定那个正确的时间何时到来。并且,”哈利不假思索地给了塞巴斯蒂安一个嘲笑的瞪视,“我会因为非法使用思想控制魔药而向傲罗举报你。”




在塞巴斯蒂安逃走之前,金妮对他施了一个昏昏倒地。“我告诉你了,”她说,“一个真爱之吻……”然后眨了眨眼。




“这绝对是个好办法。”德拉科说,然后再次将哈利拉进了一个吻。


=============


THE END




+++——感谢你的阅读——+++


++-如果喜欢我们的译文-++


+-诚邀您关注-+


官方新浪微博: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Lofter: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随缘:嗷嗷嗷翻译组


贴吧:嗷嗷嗷翻译




长期招收翻译&校对,有意者请加Q群460868719,敲门砖:职位+喜欢的剧名




PS:该授权申请模版由嗷嗷嗷翻译深蹲坑所有,严禁盗用、抄袭,违者必究。






评论
热度(74)

Drarry,SDCC,SJ,MG,SB我都爱!
Hail Evans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