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酱 | Powered by LOFTER

【授权翻译】【复活节贺文HP/MD】The Broken Ornament

复活节贺文~

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Happy Easter ❤️

复活节贺文,小伙伴们看文愉快,欢迎来组里一起玩耍~

授权图:


嗷 嗷 嗷 翻 译 先 锋 队

◤┄┄┄┄┄┄┄卍┄┄┄┄┄┄┄┄╮╮

    以吾之姓冠之,以余之名承之

    遵从尔等召唤,盗取文字火种

    吾辈名为       盗火者

    ┗|`O′|┛ 嗷~~嗷~~嗷~~

╰╰┄┄┄┄┄┄卐┄┄┄┄┄┄┄┄┄◢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翻译组不负任何责任,仅供英语交流学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于阅览后24小时内删除。

如果您喜欢该作品,请为原作者点赞!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031108

The Broken Ornament

作者:digthwriter

分级:T

警告:无

CP:HD

关系:M/M

涉及人物:H D Teddy

译者:嗷嗷嗷翻译组——相柳

校对:嗷嗷嗷校对组——螃蟹

翻译时间:from 2016.3.20-2016.3.24


【正文】

事情开始于一个打碎的饰品。怎么说呢,事情一般都是这样开始的。夜里,泰迪一个人醒着,想去壁炉边装饰圣诞树,却被树下的礼物绊倒,树顶上的饰品就这么掉下来摔碎了。德拉科认为打碎的饰品是开端,但实际上,事情从他允许泰迪和他一起熬夜,并且没有意识到自己不复年轻,反而伴着泰迪滔滔不绝的发言在沙发上睡着就已经开始了。

饰品摔碎在地上的动静,惊醒了德拉科,他冲向泰迪,却被地上还没来得及挂起的长袜滑倒。德拉科没能保持住平衡,他撞倒了圣诞树和那个在塑料驯鹿上被他和泰迪放满了姜饼人和小精灵的小圣诞集市。疼痛使德拉科叫出声来,泰迪惊讶地看着他。之前还安静的房子里现在无比混乱。

“没事的,泰迪。”德拉科说,尝试着安慰他的小侄子,要知道和德拉科一起过的第一个圣诞让泰迪很是兴奋。“我没事,你也没有,所以没理由哭,好吗?”

“我毁掉了圣诞节!”泰迪嚎啕大哭。德拉科笑了起来,直到泰迪瞪他,才停下来解释自己笑的不是泰迪,而是目前离毁掉圣诞还差得远。“没事的,小鬼头,你没有毁掉圣诞,”德拉科保证道,“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毁掉了父母的圣诞聚会,我在聚会上到处裸奔尖声叫喊…

…现在看来……简直惊为天人,对我爸妈来说是个出乎意料的赠品。那种对圣诞节的破坏,可不是我能用魔法修复的。”德拉科给了泰迪一个微笑,揉乱他的头发,然后站起来掏出了魔杖。随着他挥舞的魔杖和低吟的咒语,圣诞树变回了之前的样子,圣诞集市和那些蜡烛,金属片还有其他东西也都恢复如初。

德拉科笑笑自己,想起刚才给泰迪讲的那个聚会。他那时候对自己的父母和他们的纯血圣诞传统十分不满,因为他们不让德拉科和自己的朋友打雪仗。他们希望德拉科盛装出席,举止得体。还是西奥多的提议说他们应该在聚会上裸奔来反抗父母,当然,西奥在最后关头退缩了,反而是德拉科,也只有德拉科出丑了。扎比尼夫人把她的蛋奶酒洒满了礼服,德拉科的母亲因为震惊尖叫出声,而他的父亲看起来像是有人把松针捅进了他的眼睛;他看起来要哭了。德拉科叹了口气,想起了自己对西奥多·诺特的迷恋——那是他的初恋——他怎么发现的呢?是因为德拉科什么都愿意为那个男孩做。一个男孩。噢他还想起了之前自己在知道榭寄生的含义后,每年怎么费尽心思让西奥多站到它下面,以及每年西奥多是怎么晾着他的。他妈的!每年!

“我想和哈利说说话!”泰迪大喊道,把德拉科从回忆里拉了出来。

所以,事情就是这样开始的。一个破碎的饰品和摔毁的圣诞树,然后德拉科不得不和哈利一起度过圣诞前夜了。

“哈利!”在德拉科联通飞路网之后,泰迪几乎是对探头的哈利尖叫着。

“嘿,泰迪,出了什么事?”波特询问着,德拉科在边上翻了个白眼。当然了,泰迪一找他就肯定有状况。为什么波特就不能相信德拉科能保证泰迪的安全呢?

“什么事都没有,”德拉科在泰迪回答他那个邪恶的教父前插话道,“我们出了点小问题,泰迪吓到了。他希望能和你说说话,可能觉得你能安慰……”

“哈利,你能过来么?”泰迪打断了德拉科,向哈利问道。

“过来?”德拉科惊讶地问,“泰迪,你记得自己说过要和我过平安夜么?而且波特——我是说——哈利今晚很忙。”不知道为什么,德拉科有些雀跃,但他努力保持自己音调不变。他不想让那个吓坏的男孩觉得被轻视了。 

“实际上,我不介意。”让德拉科更惊讶的是波特的回答,他希望自己在偷翻白眼前已经别过了脸。“我在这就是处理些圣诞节宴会的杂事,然后听每个人讲他们为了一个完美圣诞树做的努力——我——”波特停顿了一下,“如果你不介意,马尔福,我愿意——”

“好的!”泰迪欢呼,德拉科就知道他不是真的有发言权。

“好吧,过来吧。”德拉科说着把泰迪从飞路网前拽开。泰迪几乎控制不住兴奋的情绪,泰迪为能见哈利如此兴奋让德拉科笑了出来。至于德拉科自己同样加速度的心跳,他决定暂时忽略掉。

“请告诉我你有比蛋奶酒或者热苹果酒更够劲的饮料。”波特一到,就抱起泰迪提出了要求。

“你要在这喝酒?”德拉科指了指把自己拴在哈利肩膀上的那个小家伙。波特耸了耸肩。“我只是需要小酌一杯,马尔福,我又不用飞回家去——”

“你要在这过夜,是么?”泰德问道,眯眼盯着波特,德拉科意识到这是个泰迪搞的恶作剧,不仅对他,也对波特(也可能针对其他大人)。从波特看他的眼神来看,这个恶作剧明显起作用了,就像对德拉科也起效了一样。

“这取决与德拉科,”波特随意地说,“这是他家。”

“这里有一百万个房间!”泰迪大叫,“而且,我要去德拉科房间和他睡;你也应该和我们睡一间房!”

“不要擅自替我们做决定,”德拉科说,觉得心脏似乎沉进了自己的胃里。泰迪快要弄死他了。“我会给波——哈利安排一间客房的,然后你可以自己决定和谁睡,好么?”德拉科坚持他和波特没法呆在一个屋子里,更别提睡一张床。泰迪看起来既欣慰又失望,所以波特决定插嘴换个话题。比如“之前发生了什么?”

“啊,那个。”泰迪看起来不太高兴,这让德拉科有点心碎。

“没什么。我打了个盹,醒了以后踩在长袜上滑倒了,撞翻了圣诞树——恐怕我吓到泰迪了,然后——”

“德拉科在圣诞聚会上裸奔!”泰迪适时地插话。

“什么?”波特睁大眼睛,草草扫了德拉科一眼,就好像他在试图勾画德拉科裸体的样子。

“二十年前!”德拉科试着辩解,“说来话长!波特,听你的语气,你也不像是准备听一个冗长的故事。”德拉科转身走到房间角落,打开了酒柜。他倒了两杯火焰威士忌,然后给了波特一杯。波特坐上沙发,泰迪坐在他腿上乖乖喝着牛奶。德拉科盘腿坐在了他们对面的地上。

“所以,陋居发生了什么?”德拉科开口赶走了逗留在屋子里过久的沉默。“我们找你的时候,那边似乎在唱赞美诗……而且为什么你头发里有……冬青树的残枝?”

波特笑了。那是个真诚的笑,德拉科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感谢上帝,泰迪喝完了他的牛奶,正闭眼靠在哈利的胸膛上休息。泰迪轻微的鼾声分散了德拉科那集中在波特迷人笑容上的注意力。“只能说是漫长的一天。”波特低声说,轻轻地拍着泰迪的背部。看起来,泰迪在哈利的怀抱里得到了放松,德拉科有点嫉妒,自己的侄子在波特身边比在自己身边还容易放松。

“我觉得一开始我乐于去陋居是因为金妮,那时候我还在和她约会——一切都那么美好。”波特说完看着德拉科,似乎在等他的回应。德拉科点点头,喝了口酒。“我们施了个保温咒去花园看星星,然后在雪地上弄出爪印戏弄小弗雷德,告诉他雪怪要来抓他了……”波特叹了口气,耙了耙自己的头发。德拉科觉得胃部一阵收紧,再一次,他发现自己嫉妒了,这一次,是因为韦斯莱。

“那你俩——”德拉科试探着问。

波特笑了,还是那种真诚的笑容,只是带上了一点忧伤。“这是一其中一件事……圣诞很美好,但那并不能一直持续下去。曾经令人沉醉的夜晚,终究会变成劣质无谓的回忆。我们和韦斯莱家的孩子们一起围着火堆,弄个倒计时历一起等圣诞节到来,然后我就开始数着日子看什么时候回去工作了。”德拉科点了点头。自从父母去世后,他就一直痛恨圣诞节。他不喜欢假期开着店,没人要来找他买魔药,而且没有顾客的时候付钱让雇员在那呆着也没意思。这种痛恨会一直持续,直到他收到来自安多米达姨妈的猫头鹰,说泰迪想他了,德拉科才又有家了。

和泰迪安静地待在安多米达姨妈家里准备一起度过圣诞之前的那些日子都没什么意义。看起来德拉科的生活终于又有了意义。可惜他是个同性恋,不然早就结婚甚至可能连孩子都有了。德拉科从没觉得家庭那么重要,直到他不再拥有自己的家庭。

“我喜欢和泰迪在一起。”波特说,将德拉科从他自己的思绪中唤醒,“我们一起用雪橇滑雪,那很有趣。当然去陋居也很有趣,但是……”

“但是?”

“他们现在只想把我塞给某个他们认识的人,几乎每次我过去,都有场相亲等着我,那真是有点……”

德拉科大笑,“好吧,我懂你的意思。我的朋友也总是这么干。然后我们试着来一场安静或者浪漫的约会,但是,每次相亲不过是开头一句‘哦,你以前是个食死徒……’就再无下文。试试带着黑魔标记和别人裸呈相对吧。”德拉科指着他那个不知道为什么褪色了的黑魔标记,然后拉下了针织衫的衣袖。

波特看起来被德拉科的回答勾起了回忆,绷紧了身体,然后他清了清嗓子,”好吧”他说。“泰迪……”波特轻轻地叫了男孩一声,然后把他放在了自己身边的沙发上。他似乎没考虑到这会吵醒泰迪。泰迪很容易再次睡着,波特一定知道这个。

“我得去——”

“走廊尽头右手边。”德拉科说,挫败感油然而生。他刚才是不是让波特很不舒服?波特知不知道他是同性恋?德拉科为自己刚才犯的巨大错误叹气。很好,波特可能是什么恐同分子,现在他要把泰迪从自己身边带走了。他应该闭紧自己的嘴巴的。

几分钟后波特回来了,泰迪还没有睡着,相反,他正忙着在德拉科给他买的美术用品上作画。德拉科以为波特回来后自己会在他脸上看到犹豫或者轻蔑,但让他惊讶的是,波特看起来……是宽慰的。

“时间不早了。”德拉科说着从地上站了起来。“我带你去你的房间。我觉得泰迪今晚想跟你睡。”波特内疚的点了点头,“我没想毁了聚会——”“没事,”德拉科保证地说。显然,今晚是他的保证之夜。“你没有,我很高兴你能来做客,”哈利因为德拉科的这番话睁大了眼睛。“我是说……很高兴你为泰迪来了。”

“是啊,”波特说着抱起了泰迪。“走吧,伙计,是时候睡觉了。”

“你和德拉科会给我读故事听么?”泰迪问道,又是一副充满希望的样子

“当然。”波特放下了泰迪,这样他就能去拿他觉得他们应该读的书,然后递给德拉科。他们顺从地跟着泰迪上楼,等他刷牙换了睡衣,然后跳上了德拉科的床。

“啊,看起来泰迪决定了。”波特快活地说,跳到了泰迪身边。德拉科犹豫着走到了床的另一边,重重躺下。波特舒适地躺在德拉科的床上,就好像他属于那里一样,德拉科试图不让自己被这个事实分神。

他们为泰迪读了《雪花》,故事讲述一个和祖母一起住在森林里的小女孩。德拉科和波特一人一章的轮流读着,泰迪则和他们讨论这个故事,抱怨他们中有谁讲错了一部分。没过多久,泰迪就靠着德拉科睡着了,德拉科内心雀跃着,觉得自己算是赢了波特一次。 

“你要带他回你的房间么——我是说,客房?”德拉科问道,波特摇了摇头。

“他看起来很舒服,我看我们就让他这么呆着吧,”波特说。德拉科点了点头,小心地托着泰迪的头,把他塞进了毯子里。“我带你去——”德拉科朝门摆了下头,示意波特跟着他。波特看起来不怎么确定,德拉科想他可能要走了。 

“我觉得泰迪明早起来看见你在这会很不错。”德拉科在他们走到走廊上时说,并关上了身后卧室的门。

 “那你呢?”波特问道,不知道为什么,他看起来是羞涩的。

 “我?”德拉科疑惑地问。

 "你希望早起时我还在这吗?”波特问道。突然间,德拉科发现自己靠在墙上,波特温热的气息喷在他的脸上。

 “我——”德拉科的脸在发烫,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者做些什么。“我不知道——”

“我想吻你,就现在。”波特说,德拉科能感觉到自己睁大眼睛,张大了嘴巴。他的身体没有一处有知觉的。他怎么还站住?

“我——呃——好吧,”德拉科听到自己说,“那个……可以提上日程。”他补充道。波特笑了,一个邪气的笑容,他倾身靠向德拉科,嘴唇擦过德拉科的双唇。德拉科感觉自己的左臂解冻了,他环住波特的腰将他拉了过来。波特的身体压在了德拉科身上,在他微微张开嘴唇轻轻喘息时,波特加深了这个吻。

他们保持着那个姿势好一阵子,像是霍格沃茨偏远无人走廊里的饥渴青少年们一样拥抱接吻,直到喘不上气才分开。波特的手沿德拉科的衬衣下摆钻了进去。德拉科为哈利粗糙的手抓着他的腰部而意乱情迷。还有波特下巴上的胡渣,当他埋头蹭着德拉科的脖颈时,德拉科几乎缴械投降了。

“波特……”德拉科呻吟着,抵抗着自己想拱起背部把自己完全交给波特的渴望,“有个孩子正在一墙之隔的地方睡觉,我不认为——”“他睡得很熟,”波特说,“就算有军乐队过来,泰迪也能继续睡。”德拉科知道这是实话,但他还是反抗着自己的身体的欲望,“是的,但是……”

“当然,”波特说着,随即从德拉科身边退开了。德拉科马上开始想念波特的触摸和温暖。“我不是说——”

“不,你没有。我是说,我想——”

“慢点”波特说,“慢一点,我应该发展慢点。”

“你应该?”德拉科问道,痛恨那个听起来饥渴的自己,“我是说……你想要这个?”放慢速度通常表示有兴致,还暗含一些更有意义的东西。波特轻声笑了,又走近了德拉科,飞快地在他唇上落下一个吻,“对,我想要你。”波特把手插进德拉科的发间,轻轻勾住他一缕头发,“但你得知道,要是你再说自己光着身子的事,就别指望我能控制住自己了。”噢!德拉科反应过来早些时候,波特不舒服不是因为觉得恶心,而是因为他性奋了。德拉科咬住自己的下唇,以免波特凑过来吻他时像个傻瓜一样笑出来。

无论波特在亲吻间承诺了什么,德拉科知道自己除了相信他别无他法。波特看他的眼神,和他以前看西奥多的一样。他一生都在渴求这样的注视,现在他知道自己只是曾经等错了人。是时候告别他的单恋史,重下决心去追求幸福了。

德拉科给了波特一个笑容,歪头指了指门,说“但我们今晚还是得打住了。”德拉科想问波特今晚睡哪,但是忍住了。

“我……我得回趟家去拿衣服和牙——”

“你要走?”德拉科有些惊慌。

“就几分钟,我马上回来。”波特向德拉科保证,但是德拉科还是不相信他会回来。只要想到波特要更多——“德拉科,”波特说道,德拉科惊讶他叫了自己的名字“我——这一切对你来说可能太新鲜——”波特有些犹豫,但更多是羞赧,“但是我想要这个……想要一个和你在一起的机会……很久了。我会回来的,我发誓……”

德拉科点点头,给了波特一个宽慰鼓励的笑容,“要在这儿住的话,你可以借用我的东西……”

波特又一次犹豫了“我不知道你的衣服是不是合身,我也不确定穿着带有你味道的衣服时,是否还能控制住自己。”

“哦,”德拉科说,一边为同意放慢进程在内心唾弃自己,一边认真的思考他们在客房能找些什么乐子。

波特亲了亲德拉科的脸颊,说,“很快回来。”然后幻影移形了。德拉科回到自己的卧室,找出刚洗的睡裤和上衣,这样他就不会用什么闻起来像自己的东西引诱波特了——他甚至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德拉科还没系完真丝睡衣的扣子,波特就回来了。

“丝绸?你认真的?你他妈要弄死我了,马尔福。”波特说着,走进卧室覆身吻上了德拉科。波特换了衣服,他穿着法兰绒睡裤和能勾画出肌肉轮廓的薄棉质T恤。德拉科得感谢上帝给他的圣诞礼物。波特还带了个过夜行李袋,德拉科不禁想知道波特为这个机会计划了多久?

“嘘!”德拉科抗议,“你会吵醒我们的……孩子。”德拉科这样说,一瞬间,他不知道该叫泰迪什么好。波特给了他一个胜利的微笑,德拉科瞬间觉得自己心都化了。“我能在这和你一起睡么?我是说……在床的另一边和泰迪……”德拉科点点头,牵着波特的手把他领到床边。德拉科在泰迪身边蜷下,波特钻进毯子,躺在了泰迪身后。泰迪在睡梦中嘟囔着翻身抱住了波特。

“晚安,泰迪。”波特轻声说道,而泰迪自顾自地咕哝着。

“晚安,德拉科。”波特接着说,德拉科觉得脸发烫。波特靠过去亲了亲德拉科,又亲了亲泰迪的头顶。

“晚安,波特和泰迪。”德拉科回答道。

一切都是从一件打碎的饰品开始的,它修正了德拉科生活的轨迹。

--------------------------

The End.

+++——感谢你的阅读——+++

++-如果喜欢我们的译文-++

+-诚邀您关注-+

官方新浪微博: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Lofter: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随缘:嗷嗷嗷翻译组

贴吧:嗷嗷嗷翻译


长期招收翻译&校对,有意者请加Q群460868719,敲门砖:职位+喜欢的剧名


PS:该授权申请模版由嗷嗷嗷翻译深蹲坑所有,严禁盗用、抄袭,违者必究。


评论
热度(100)

Drarry,SDCC,SJ,MG,SB我都爱!
Hail Evans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