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酱 | Powered by LOFTER

【授翻】【Johnlock/Mystrade】A 4 Letter Word for Love

清明“小刀”

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A 4 Letter Word for Love


ByThe Last Kitten


授权图:


 


嗷嗷嗷翻译先锋队


◤┄┄┄┄┄┄┄卍┄┄┄┄┄┄┄┄╮╮


以吾之姓冠之,以余之名承之


遵从尔等召唤,盗取文字火种


吾辈名为盗火者


┗|`O′|┛嗷~~嗷~~嗷~~


╰╰┄┄┄┄┄┄卐┄┄┄┄┄┄┄┄┄◢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翻译组不负任何责任,仅供英语交流学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于阅览后24小时内删除。


 


如果您喜欢该作品,请为原作者点赞!


https://www.fanfiction.net/s/11468855/1/


 


A 4 Letter Word for Love


作者:The Last Kitten


 


分级:M


警告:主要角色死亡


CP:Sherlock Holmes/John Watson, Gregson Lestrade/Mycroft Holmes, Molly Hooper/Irene Adler


关系:M/M


涉及人物:Sherlock Holmes, John Watson, Gregson Lestrade, Mycroft Holmes


其它标签:Drama/Supernatural


 


章节:1/1


原文字数:1, 525


 


译者:嗷嗷嗷翻译组——大穆


校对:嗷嗷嗷校对组——坩埚


翻译时间:2016.04.04


 


Summary:技术上来说,Sherlock并没有从那场“坠落”中活下来,可死亡并不总是终点;Mycroft一直都在装傻保密;而Molly有一位神秘的崇拜者。


 


作者的话:我听说他们开始拍摄下一季了…所以我怎么可以不写点什么!麻痹!


oooooooooo


【正文】


 


已经一周了。


John凝视着金属和皮质的椅子。他可以一直站在那里,亘古不变,细数清楚那厚重光束下漂浮在空中的每一粒尘埃。


他紧闭双眼,颤抖着;每一个呼吸的瞬间,都将他撕扯回Sherlock坠落下来的那一幕,让他听到他砸落在水泥地上的一声巨响。


蜿蜒成小河的血迹,空洞了的蓝色眼眸,还有逐渐失去温度的苍白无力的手腕。


John难受得想吐。


他的眼眶一刹那间湿润了,胃里翻腾着。


有那么一瞬间,他只觉得双膝再无法承受住自己,但他还是让自己在走廊里镇定下来。


“失去一位’朋友’真的会这么伤心吗,John?”


John捂住了耳朵。


那声音回来了。


那声音。


当年就是同样的这道声音指引着他穿过大英图书馆的长廊,来到古代医学文献的藏书处。那些拉丁文让他感到莫名地熟悉。


就是这道声音带着他遇见了他的第一任女朋友Chloe。


还有Charles...他的第一任男朋友。


也是这同一道声音,在阿富汗为他争取到了拯救他生命的半秒钟时间。


而最终,这道声音成了最后一根稻草,让他跟随Mike Stamford来到了命中注定的巴茨医院。


“不。”John对着空无一人的房间轻声承认。


寂静。


John希望他的大脑可以像他绞痛的心脏一样安静下来。


这一周以来他都过得浑浑噩噩的,这几天别人对他说的话他一个字也注意不到。


他环视着四周,突然意识到,他根本就不记得自己是在什么时候,又是怎样回到贝克街的。


哈德森太太不在;很久以前还是她把他从恍惚中拽出来的。


John又往起居室走了几步,直到他那条随意打上的领带破开了地板上的光圈。


然后他不自禁地开口。


“真不好说。”他清了清喉咙。“这些天我几乎没睡多久。”


他突然嗤笑一声,真是讽刺,他还曾长篇大论地对Sherlock讲授按时睡觉的好处。


“当然这让我有足够多的时间来思考。”


一滴眼泪叛出了他的眼眶,医生甩了甩头。


“为什么我没有说出来。”他哽咽了,“为什么我没有告诉你,当你...趁你还在的时候。”


他强忍着啜泣。


“这会不会改变些什么?”他背过身以便对着墙大喊,“你会不会来找我帮忙,对我说实话…就一次。让我帮帮你,就一次也好,你这混......”


咒骂卡在他的喉头,他的双膝终于支撑不住,软倒在地板上。一只戴着手套的手捂住了他的嘴,平息着他的痛苦。


“我爱你,Sherlock。”John轻声呢喃。


“我爱…曾那么爱你。比你,或是任何人…包括我自己…所知道的还要爱你。”


John把手按在心脏处,“我需要你。”这几乎是恶狠狠的低语。


他在那里坐了一会儿,任由眼泪弄湿他的针织衫,可膝盖处传来的熟悉的疼痛提醒着他,是时候放下了,至少是今天。


他撑着他的的旧椅子扶手,站了起来。


就在此时,轻微的撞击声从楼上传来。


John猛地转身,手伸向一直别在裤子后面的手枪。 


“谁在那里?”他开口警告,“你正非法入侵私人宅邸。”


他蹑手蹑脚地来到Sherlock的房间外,轻轻地打开门。


窗台那儿坐着一只小小的黑猫,它的皮毛柔顺闪亮,脖颈处黑色镶铆钉的项圈上挂着一只小小的金色铃铛。


任性的小猫看起来似乎刚刚被人追捕过,它伸出的爪子正轻轻搭在一小株陶瓷盆栽的植物边,那双写着“我很无聊”的蓝绿色大眼睛直直地看着John。


医生摇了摇头,朝那只小猫走过去,轻轻地拍了拍它毛绒绒的头。


“小家伙,你从哪里来的?”John将这只咕噜直叫的小猫抱了起来,而她轻巧地从他的怀中跳出来,从卧室门那儿出去了。


他轻轻地笑着,跟着叮当响的铃铛声走了出去,这时,壁橱的门缓缓地打开了。


像是慢动作一样,Sherlock看着他朝John伸出的手。他只刚刚捕捉到那件棕黑色夹克的影子,一只大手覆上他的喉咙,紧接着捂住了他的嘴,最后拽着他一同沉进了无边的黑暗。


Oooooooooo


*Chapter 2*: Chapter 2


蜂鸣声很细,只有受过特训睡眠极浅的人才能听到。这也就是为什么Mycroft正慢慢蠕动着,眨着眼睛从睡梦中清醒过来。


他小心翼翼地从身边的灰发男人那双强有力的臂膀中溜出。


他轻轻地抚过那一缕缕银丝,皱着眉意识到有可能是自己才是罪魁祸首。


在床头柜摸到自己的手机,他从那张毛皮椅子上捞过袍子,走向书房。


Mycroft将门关上,上好锁,接着停驻在一个巨大的书架前。他的手指熟练地将一本破旧却结实的皮面装订本《血字的研究》向前推了推。


那面墙壁缓缓地滑向一边,露出一间带有红色软墙的休息室。


按下按钮之后,一张圆桌和六个彩色标记的投影点亮了房间。


“感谢你的加入,Holmes先生。”一位眼神锐利,绿眼金发的女士率先开口,Mycroft点头回应。


“我们今天接到消息,又有一起异常记录。有没有人确认过这是否和上周的能量信号相同?”她朝其他成员扫视了一圈。


Mycroft 深吸一口气,维持着表面的平静,眼神在他右边的那位泥褐色皮肤,草绿色眼睛的女人身上掠过。


“数据仍在分析中。这需要时间,不过目前的读数看起来确实很相似。”大英政府疲惫地叹了口气,“明晚以前我们会得到更多的数据,到时我会派我的秘书送过来…”


“你的秘书?”一个杏眼男人用中文诅咒了一句,“这件事要求你全力以赴。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出究竟…”, 


男人的声音开始拔高,可Mycroft抬手让他安静了下来。


“就像我在上次会议上说的,”他冷静地说道,平稳的语调中夹杂着些微恼怒,“接下来的48小时内,除非是危及国家或是世界安全的极端威胁,我都无法效劳。一切问题都交由我的秘书处理,或者暂时搁置等我回来。一旦我们获得更多数据,它们会被尽快送出,不过在那之前,” Mycroft站在那里,五双眼睛直盯着他,“祝你们日安。”


他按下手机上的按钮,结束了这场会议。


花了一点时间留意暗处的耳朵后,Mycroft打开了手机,将他快速拨号栏的第一个号码拨了出去。


“你不是应该在睡觉吗?”一个女声在电话那头打着哈欠。


“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已经引起了注意。”Mycroft轻声抱怨。


“哦天呐,Myc。你弟弟固执得像头三条腿的骡子。” 她轻轻笑着叹了口气,“John回到了贝克街。”Mycroft原地踱起步来,“你说过他不会受到影响的。”


“他们之间的联结非同一般…”女人的声音突然中断了。


“怎么了?”


“我很抱歉,Myc。我知道你们真的很需要这两天。我会把他看紧点的。”


“谢谢你,Lenora,”Mycroft捏了捏鼻梁,“替我向他问好,好吗?”


“当然,回床上睡觉去吧。我们会很快再联系的。”


Mycroft切断通话,捂着嘴打了个哈欠,他瞟了一眼时间,凌晨2点。


大英政府一年只放两天假,除了天启以外的任何东西都不能打扰他的休息日。


他潜回卧室,锁上房门,将他的袍子丢在了椅子上,夜晚的寒意像针一样刺激着他裸露的皮肤。


在他重新爬回那张巨大的床时,一个粗哑困倦的声音迎接了他。


“Kardiá, 你答应过没有工作的…”Mycroft的吻让嘟哝声消失了,他特意用十分显眼的动作关掉了手机,“没有工作。”他微微笑道。


Greg点头,伸手将高个男人重新揽回自己胸前,为他盖好身后的毛毯。 


“这整整48小时里,你都是我的。”Greg耳语着,抚上了Mycroft的下颌。


当他用自己的嘴唇贴上去的时候,他的嘴唇柔软而温暖。


“周年纪念日快乐,Moyo。”Mycroft带着微笑低语。


oooooooooo


The End.


作者的话: Kardiá (Ka-div-ya) 在希腊语中意味着“我的爱”,而Moyo是斯瓦希里语中的“我的爱”。


 


+++——感谢你的阅读——+++


++-如果喜欢我们的译文-++


+-诚邀您关注-+


官方新浪微博: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Lofter: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随缘:嗷嗷嗷翻译组


贴吧:嗷嗷嗷翻译


 


长期招收宣传、翻译&校对,有意者请加Q群460868719,敲门砖:职位+喜欢的剧名


 


PS:该翻译模版由嗷嗷嗷翻译深蹲坑所有,严禁盗用、抄袭,违者必究。



评论
热度(18)
  1. 慕酱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转载了此文字
    清明“小刀”

Drarry,SDCC,SJ,MG,SB我都爱!
Hail Evans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