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酱 | Powered by LOFTER

【授权翻译】【 Erik/Charles】Let Us Fall, Let Us Fight(三)

ec连载继续中

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小伙伴们期待的EC继续连载了哟~酷爱来表扬勤劳的嗷嗷嗷翻译组~




第一部分及授权图地址:


http://aofanyi.lofter.com/post/1dcceed7_a3ff4c1


第二部分及授权图地址:


http://aofanyi.lofter.com/post/1dcceed7_a5696bc




第五章


 


Summary:


回家了,Charles并没有像他想象中所表现得那么好,Erik感觉很无助。


 


 


=========


 


回家这事并不像Erik想象中那么令人高兴。


 


一来,他过分高估了他只用一只手能给Charles提供多少帮助。显然他抱不了他,所以幸好他之前在楼下收拾出了客房。不过,他看得出Charles不喜欢睡在那儿,毕竟他早就在渴望着他们卧室的温暖了。而且这并没有什么好处,因为那些陌生的轮廓会在黑暗中变成他的梦魇。


 


甚至是在早上帮他坐进轮椅都要花上他们好一会儿,当Erik完好的那只手臂几乎用尽了力气,他完全是跌进轮椅的时候,背上的伤口让他尖叫出声。Erik极其不情愿地同意让Raven(顺便还有Hank)一起住过来帮忙,这差不多意味着她会做好所有的事,而这会让Erik感到极度的无助。


 


“没关系的。”Charles试着告诉他。“你也还在恢复当中。”


 


可是,不是这样的。他是Charles的丈夫,天杀的,无论是疾病还是健康,而且他正在被需要,可他却帮不上忙,就因为他操蛋的手臂里那几根骨头顶不住一场车祸。愚蠢。要是可以的话他现在就把石膏取下来。说真的,他经历过更糟糕的,踢球受伤到他没办法用手指数数。但是Charles应该不会赞成的。


 


显然Charles很难接受他现在需要的这些帮助,他冲着每个人大喊大叫然后道歉,努力试图自己做事却总是失败,以至于留下了几处相当可怕的淤青。


 


要是这是Erik的话,事情会简单得多。不是简单,但是Erik才是那个在他生病,醉倒,宿醉,或是他精神健康极度糟糕的时候照顾他的人。Erik也是他十七岁出柜以后差点被Kurt杀掉的时候,收留他的那个人。Erik更不容易感到羞愧。让他的小妹妹来当他的看护员,Charles承认,这很有挫败感。


 


 


 


不知不觉中,Charles已经在家里待了两周。第一天,他坚持说他只想休息,因为他之前没有睡好,而且他有点冷,不想起床。当Erik催他来吃早餐的时候,他的声音都沙哑了。“求你了,Erik,我可不可以。睡上这一天,我觉得不太舒服。”他几乎是在乞求了,而Erik妥协了,把他的早餐送到了床上。他检查了他的体温差不多有一百次,检查了任何有可能的伤口感染的痕迹,按时送来了他的止痛药和抗生素。这,他告诉自己,是他能做的。


 


第二天同样的争执再次出现了,而到了第三天,Charles看上去已经疲惫到不想再争吵,当Erik叫他去吃饭的时候,他只是凝视着墙壁,摇摇头。


 


“亲爱的。”他喃喃着,把手掌按在Charles的额头上,没有探测到发烧的讯号。“现在你已经在床上躺了三天了。只是试一试,嗯?如果你还是想这样的话,我们就回到床上来。”


 


“我不想试。”话语中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而这只能让人更加担心。


 


“来吧,你只需要坐起来吃点东西。你有什么想吃的吗?我去做。”


 


“不饿。把灯关掉。我就想睡觉。”Erik朝门瞥了一眼,Raven正在那儿看着他们,他摇了摇头。没用的。


 


“好吧。我…去给你拿点茶来,然后我们过会儿再试试。”Erik轻轻地把他的头发往后梳了梳,担忧地咬住了下唇。Charles甚至没有回应,只是把毯子拉过头顶,又开始睡觉。或至少是在假装,于是Erik走开了。


 


Raven非常令人惊讶地没有试图说服Charles。她仅仅是跟着Erik走到厨房,然后在茶泡好的时候把糖递给了他。


 


“操。”她对着流理台说道,一只手向后梳过头发。


 


“没错。”Erik皱着眉,试着把加糖的量控制得更精确,就好像要是他做对了就能让Charles好受些似的。“他…现在不太好,对吧。”


 


“不好。你以前见过他这样吗?”


 


“一两次吧。”Erik承认。“在我们开始帮助他之前。我见过他拒绝下床的时候。但是他从来没有看起来像这样…我不知道。缺乏生命力。”以前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都是因为他惊恐发作,害怕到没有办法下床,或是因为急性焦虑症耗尽了他所有的能量。他当然不可能睡上整整三天。他吞咽了一下。“我应该。给他的治疗师打个电话。”Charle肯定会翻个白眼,咕哝着讽刺Erik居然觉得他疯了,但他见鬼的不是专业人士。而且这是他的Charles,他的丈夫,那个第一次教会他什么是爱的人。他已经差一点失去这个人,他已经让他受了太多次伤。要是他没有好起来,Erik必须做些什么,而不是和Raven说着那些空话,等着Charles发烧。


 


Emma想和Charles在电话里谈谈,但是就像Erik早就料到的那样,Charles说他太累了。她要Erik晚些时候再试试,看看他们是否能够为Charles预约一个时间,但是鉴于他有限的行动力和尤其缺乏的精力,Erik完全无法想象他们要怎么把Charles弄过来。至于现在,她预测他正处于抑郁和悲伤中。她说,他们所能做的一切,就是试着让他去做他喜欢的事,温和地理解他,强迫他做些他不想做的事,但同时也要对他的一些愿望作出让步,即便是他想在床上躺上几个小时。显然,这是正常的反应,那些精神健康比较糟糕的人在初期尤其如此。但是Erik瞥向正蜷着身体,眼神陌生而呆滞的Charles,他看不出这有什么正常的。


 


强迫他可不像听上去的那么容易。也许Charles的确不重,特别是他在医院住过一段时间以后,而且他从腰部以下瘫痪了,但他显然还是可以抗争一番。


 


Erik发现了正和Charles扭打在一起的Raven,她已经打开了淋浴,试图让他去洗个澡。


 


“走开,Raven,说真的!我——放开我!”她让他坐在浴室柜子上,试着把他的衬衫扣子解开,而他挣扎着想要摆脱她。要不是时机不太合适,Erik倒是很想问问她是怎么做到这一步的。


 


“你在你的窝里躺了太久了,Charles Francis!好了,快停下,你五岁吗?“Charles不想伤害她,所以事实上他更多的是在推开她而不是攻击她。他通常是会对暴力皱眉的。


 


“Erik!Erik,让我见鬼的妹妹放开我,这不合适。”愤怒是这几天里Erik看到Charles表达得最多的情绪。


 


“你是该洗个澡。”Erik说道,试着保持中立的语调。


 


“哦不,你也这样!你们都跟我对着干,是不是?”他变得有些戏剧化,但Erik皱起了眉。


 


“过来帮忙,这边,Erik,来吗?”


 


“我假设你一开始友好地询问过,是吗?”Erik朝Raven的方向挑起了一边眉毛。


 


“我当然问过,他答应让我看看他的背,但现在他在为了洗澡闹个不停。求你了,你能不能把他按住?”


 


“你不会想跟她一块儿来对付你的丈夫吧,嗯?”


 


“哦,行了。真是荒唐。Charles,亲爱的,该死的去洗个澡吧。”当Charles把Raven从他身上推开的时候Erik几乎有些钦佩他了。“圣诞节派对以后她帮你清理的时候你可没那么害羞,对吧?你会感觉好一点的。我真的不想…对你动粗。”在Charles的生命中,已经有太多人不那么温柔地对待他了,倒不是说Raven有这个意思。很显然Charles并不怕他,但是Erik并不想冒这个风险。


 


”真的吗?你平时可喜欢这个了。”Raven嘀咕着,松开了Charles,叉起双手。在另一个世界里,Erik一定会嘲笑这句评论的。


 


“我不想。”Charles说到,他的声音突然弱了下来。他的眼睛比刚才睁得更大了。“求你了,不要逼我。”和前几天前一模一样的绝望语气——求你了,Erik,今天就让我好好睡觉吧…Erik抑制着自己的情绪。


 


“Raven,能给我们俩一点时间吗?别走太远,你知道我自己一个人没法把他扛起来的。只要。一点隐私就好,拜托了。”她嘲笑着Erik,小小声说着像是“祝你好他妈的运”之类的话,但她还是离开了——尽管非常的不甘心。


 


“好啦。发生什么了?”Raven一走,Erik马上尝试着用他最温柔的声音问道。“这真的值得我们为此大打出手吗?”Charles安静地盯了一会儿自己的脚尖。


 


“我不想要她的帮助。”他终于开口了,”我…“事实上,他看起来好像要哭了一样。Erik抓起他的手,轻柔地握着。


 


”说吧。这里只有我一个人。“


”我不想让她看见我,Erik。“


 


”就像我之前说的一样,你在以前可没那么容易害羞。“ 这不是因为Charles很自信,说实话,只是因为他觉得比起“自己妹妹有没有见过自己躶体”,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操心。Erik送出了一个小小的微笑,但是Charles并没有回复。


 


“我身上到处都是…缝合起来的伤口。”他耸了耸肩,就好像这动作对他来说难如登天似的。“我只是…我很累,而且我感觉…不太好。我只是,不想让任何人看到我。”他现在说话的声音低得像耳语,就像刚刚和Raven的对抗耗尽了他最后一丝力气一样。Erik皱了皱眉,向前一步用手臂圈住Charles的腰,额头贴着他的胸膛。Charles用令人惊讶的力量靠了过来,让Erik支撑着他的重量。


 


“我知道。我知道你最近不太好。”Erik用手指梳理着Charles的头发,他注意到他的头发因为长时间卧床而格外卷曲。他试着不去想那些他不能弥补的事情,而只是单纯地在这里,拥着需要他的,他的丈夫。“我…我在想我怎么样才能帮你,但我真的。不知道。”很难承认,这是个弱点,但是Charles绝对会希望他诚实面对。“不过你的个人卫生可没什么好商量的。你可以为我就做这一件事吗?”


 


“我不想,让她看到我。”Charles听起来好像他喉咙里有一个肿块一样,而Erik也不想当那个让他哭的人。


 


“好吧,”他在片刻后做出让步,“要不这样,我帮你把水放好,然后我们让Raven出去?至少这样我还是可以做到的。但是她还是要帮我把你弄下楼的,除非你想要在我失手摔伤你的时候再来个头部受伤。”


 


“我不该泡澡的,你知道,我浑身都是缝针的伤口和……”


 


“总比脏兮兮的好吧。你觉得呢?”Charles思索着,一边坐起来,一边松开了Erik,但是他们的双手依然交握着。


 


“是的。好吧。除非你和我一起进浴缸。”如果他看上去不是那么悲伤的话,Erik也许会说他的微笑看起来很调皮。


 


=========


 


TBC…


 


预告下周六晚十点,敬请期待:)))


 



评论
热度(16)
  1. 慕酱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转载了此文字
    ec连载继续中

Drarry,SDCC,SJ,MG,SB我都爱!
Hail Evans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