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酱 | Powered by LOFTER

【授权翻译】【 Erik/Charles】Let Us Fall, Let Us Fight(四)

ec04

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不多说,EC连载如期而至,诸君,请看文。


第一部分及授权图地址:


http://aofanyi.lofter.com/post/1dcceed7_a3ff4c1


第二部分地址:


http://aofanyi.lofter.com/post/1dcceed7_a5696bc


第三部分地址:


http://aofanyi.lofter.com/post/1dcceed7_a90ef0c




Chapter 6


第六章


Summary:Charles依旧做的不是很好;某个来自他过去的人回来了(某种意义上);Erik发火了(终于)。我发誓下一章会更令人期待的! 


===============


 Charles进步了几天,接着便止步于此了。


 Erik拆掉了手臂上的石膏,这让很多事都好了起来。 他的手臂虚弱,萎缩,还有些疼痛,但至少是能用了。他现在基本能为Charles做所有的事情,虽然为了避免和Raven发生更多的争执,他大概不该这么做。


 Charles下床,吃饭,然后就没什么别的了,但这足够了。随着他能够越发熟练地四处移动,他们开始到室外活动。当狗狗学会在轮椅移动时跳上他膝盖的时候,他甚至笑了起来。


 然后,不可避免地,他崩溃了。已经五天了,这次,他坚决不起床。除了对Erik大喊“让他一个人该死地呆着吧”和告诉Raven她该回家了以外,他基本不说话。


 Erik尝试着不去想他也很乐意钻进床里不起来这个事实。他尝试着不去想他落下的工作。甚至是回去工作把Charles丢在这里的念头,对他而言都已经不好玩了。


 他终于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把Charles揪去看了医生,医生给他开了更多他们都怀疑到底有没有用的药。他去见了Emma,但是当他出来的时候,他哭着咕哝逼他来的Erik是个大混蛋。


 当Charles问到他是不是必须再过来,Erik只是沉默地拥着他。他们都知道治疗是没得选的。但是他们总还可以假装。


 在他们回家路上,Erik尝试着撬出她到底问了什么让Charles那么沮丧,但是他不想说。Erik并不惊讶。Charles从来不会对他多说什么。


 “我想给你弄辆车,”他的话打破了寂静,“你知道,就是那种有手柄的车。”


“我没有什么要去的地方。不要浪费钱。”


“我们有的是钱。你总有一天会回去工作的。我不想让你觉得你在依赖我。”


“如果真的是这样,会很糟糕吗?”Charles的声音好像有刺一样,让他陷入了沉默。


当他们到家的时候,Charles提出要绕着街区转转。Erik假装他们要出去吃晚饭,就像那晚一样。假装一切都好,甚至Charles都愿意出去了。


 他们回到家时,电话恼人地提醒着他们错过了一个来电。他们无视了它一会儿,直到未接来电变成两个,然后是三个。他们俩都不认识这个号码,但是Erik决定打回去。为了满足Charles的好奇心,他打开了扬声器。 


“你好?Charles,亲爱的?哦,我真开心你打回来了。”Charles睁大了双眼,他摔下话筒。


 ”哦,我的老天啊。那是我母亲。“


 * 


自从他们的婚礼以后,Sharon就再也没见过他了。他当时并不想她在那里,他甚至要求Erik在她过来时有礼貌地把他赶到一边。她只是被邀请了而已,就因为她资助了这个该死的事儿。不过这至少取悦了Charles,他知道Kurt会在坟墓里辗转反侧的。毕竟一来Charles要和一个男人结婚,而且他亲爱的妻子还在为这个婚礼花钱。


 说真的,她不是个坏人,但她是那种在Kurt试着杀掉他时视而不见的人;这已经足够为Charles对她的愤恨提供正当理由了。Charles提取了他的信贷基金并宣布和她断绝关系,永久地。


 或许他还可以责怪Raven,因为她总是想办法弥补。这些年来,她断断续续地联络过Sharon,然后转头对Charles汇报说她一如既往的烂醉如泥,对一切都撒手不管了。


 第二天,他们收到了一条留言。


 “Charles,我知道现在我们的确不一样了,但是Raven告诉我你受了重伤,我很想来看看你,帮你做些家务什么的。无论如何,Erik怎么样了?你们两个一切还好吗?我希望你那些都没有发作过——”Charles狠狠按下删除键。 


“她不能来。”他坚定地说道。Erik,当然了,看起来他真的在考虑这件事。


 “她是你妈妈,Charles。这是件…挺大的事。你不觉得你应该见见她吗?” 


“在真正重要的时候她可不像是我妈妈。你可以打回去,如果你乐意的话。告诉她给我滚开,行吗?”Charles知道他是在故意粗鲁地说话,他一般都会很后悔这么对待Erik的。最近,他觉得他并不在意了。他听到Erik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就好像他要开始跟他争吵了一样,但他只是在他可以开口前转了个身,闭上了眼。 



Erik尽可能和缓地把这件事拖后了几天。他的一部分在嫉妒着,Charles尚且还有个可以与之争吵的母亲。这只是人性,他认为,但他还是为他的情绪感到罪恶。Sharon几乎不能被称为一个母亲。Erik那对慈爱的父母是Charles从未有过的,除了他父亲去世前那短短的几年。直到如今。 


他尝试着找一个不那么自私的理由,让Charles和她说说话。要是他不在一切都太迟之前尝试一下的话,他会后悔的。如果他们哪天有了孩子,孩子们不会想要一个祖母吗? 


对此,Charles阴郁地笑了笑,指了指他的轮椅,然后对于Erik有足够多的事情去操心而做了些尖锐的评论。


Charles连续三晚在半夜惊醒,换气过度,睁大双眼却什么也看不到。他呢喃着,“母亲,求你了,我很抱歉,我不会告诉别人的,求你了。”然后尝试着在从想象中的楼梯上摔落前稳住自己。Erik再也不提Sharon的名字了。


 * 


Erik为Charles买了辆小面包车,就好像Charles会学开车,或是他有什么想去的地方一样。这只是一个提示,他仍旧有他的自由,如果他决定想要的话。如果他决定想要任何东西的话。


Erik尝试了他知道的一切;他最喜欢的甜品,他的狗,甚至有几天还尝试着称他为”宝贝“,Charles一直很爱这个昵称,而Erik总觉得听起来太荒谬了。他和Charles坐在一起并且为他读书,打开那台半坏不坏的电视,任何事,任何能把他的Charles带回来的事情,就算是一小会儿也好。 


除了那些他气冲冲地对着Erik说话的瞬间,Charles就好像仅仅是在那里而已。而这也并不是说那些情况能有多少好转。


“你知道吗。”在第五天,他说,“这个。这该结束了。你不能就那样躺在那里虚度时光。你记得你的学生们吗?你还记得我吗?你以前可在乎这些了,Charles。没人允许你就那样躺着死掉!”他不知道这股无名火是哪来的,但是这是一个焦点,这是一件能做的事,感觉上很有成效,这种用于激励Charles脱离目前状态的策略,是他之前没有试过的——这种状态,无论那是什么。他在Charles尝试着夺回来之前扯开了床罩。“你所做的就是像个易怒的小孩一样,对着我大吼大叫,然后盯着天花板看。你觉得这些会治好你的脊椎吗?你觉得这会带我们回到以前的生活吗!?我绝对是想要试着继续前进的。”Charles抬头看着他,他看起来并没有被冒犯到,他只是看起来很疲倦,很疲倦,Erik几乎要为这一切感到后悔了。 


“那是因为你可以。”他说道,这太平静了,他的声音里几乎不带情绪。“你什么也没有失去。” 


“没有。”Erik笑起来,苦涩而生硬,他自己都对这笑声感到惊讶。“我没有,但是现在我可能已经连你也失去了,不是吗?”在Charles能回复之前,他捡起了毯子,重新把它盖在Charles身上。他机械的动作相对于被称作善意而言,太生硬了。“待在床上吧,我还在乎什么呢。我出去了。”


======


To Be Continued…


 


预告下周六晚十点,敬请期待




+++——感谢你的阅读——+++


++-如果喜欢我们的译文-++


+-诚邀您关注-+


官方新浪微博: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Lofter: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随缘:嗷嗷嗷翻译组


贴吧:嗷嗷嗷翻译


 


长期招收宣传、翻译、校对,


敲碗等各位的到来,门牌号:460868719,敲门砖:职位+喜欢的剧名





评论
热度(31)
  1. 慕酱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转载了此文字
    ec04

Drarry,SDCC,SJ,MG,SB我都爱!
Hail Evans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