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酱 | Powered by LOFTER

【授权翻译】【德哈】A Peculiar Comfort

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德哈来袭,温馨简短日常向~


授权信:




嗷 嗷 嗷 翻 译 先 锋 队


◤┄┄┄┄┄┄┄卍┄┄┄┄┄┄┄┄╮╮


    以吾之姓冠之,以余之名承之


    遵从尔等召唤,盗取文字火种


    吾辈名为       盗火者


    ┗|`O′|┛ 嗷~~嗷~~嗷~~


╰╰┄┄┄┄┄┄卐┄┄┄┄┄┄┄┄┄◢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翻译组不负任何责任,仅供英语交流学习;版权归作者所有,请于阅览后24小时内删除。




如果您喜欢该作品,请为原作者点赞!


原文链接:https://www.fanfiction.net/s/10821166/1/A-Peculiar-Comfort






A Peculiar Comfort


作者:digthwriter




分级:T


警告:无


CP:HD


关系:M/M


涉及人物:H D




译者:嗷嗷嗷翻译组——峰


校对:嗷嗷嗷校对组——相柳


翻译时间:from 2016.3.20-2016.3.24




A Peculiar Comfort




哈利又看了看他的怀表,距他上一次这样做仅仅过来10分钟。他看着在餐桌旁聊天的韦斯莱,尝试着加入他们的谈话。但他没法集中注意力,因为金妮又用那种目光看着他,赫敏也挑起眉头。好吧,她注意到了。 


他迫切地等着11点的到来,那时候要求离开就不会“时间还早”了。战争已经过去五年多了,却就像他仍然是17岁一样。 


 他甚至不确定他们在说些什么。是魁地奇?或是预言家日报上的最新八卦?哦,对了,是金妮的新男友,金妮还没带他回来过。哈利不确定是真的有这么个男朋友还是她只是想让自己吃醋。她以前就做过这种事…


难道她就不明白自己不会吃醋吗?难道没有人明白这一点吗?他是个同性恋! 


他清晰的记得自己出柜的时候。先是向韦斯莱家,然后通过接受预言家日报的采访,向巫师世界的其他人出柜。但他们看起来仍希望他是直的,或者至少是个双。


一群傻子。


这是德拉科对他们的评价。


当哈利想起德拉科对他的朋友的评价时摇了摇头,并竭力忍住笑意。哈利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如此尖酸刻薄,同时又那么可爱。那可爱的样子有时几乎让哈利忘记了呼吸。


他把目光从壁炉上移开,试着再次加入他们的谈话。他们是真的大声了点?还是我在乱想?


哈利甩了甩头,突然站了起来,谈话声也因此戛然而止。很好,看起来这是个离开机会,哈利温和的笑了笑,对他们点了点头。那一秒,所有人都审视着哈利,韦斯莱夫人似乎要晕倒在沙发椅上,她不会再用多呆一会或留下来过夜困扰哈利了。其他人都把目光从哈利身上挪开,说话声再次响起。 


哈利松了一口气,向门口走去。他需要在金妮叫住他,或者更糟糕的情况--在赫敏叫住他之前离开。哈利不是不爱他们,他爱。他很感激他们为他做的一切。但他有时需要独处,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从没有允许过他那样做。他们没有在孤独中长大,所以他们没法真正理解这些,哈利也不敢相信他有时在怀念这些。他怀念周围有人却无需交谈。他不怀念被无视,这是肯定的,但他怀念宁静。他怀念只用躺在床上思考的时光。 


这就是他为什么爱德拉科。德拉科给了他这些,他给了他安宁和陪伴。他确定如果他不是个同性恋,他也可以从金妮那得到这些。但哈利从不这么说,主要因为他不想被德拉科屁股着地的扔到大街上。尽管他总是不在乎的样子,但哈利知道德拉科对她的存在有多不安。


十一点半,哈利发现自己在慢慢地向德拉科的住处走。他今晚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今天是周五,一般周五他都是拜访完韦斯莱家就回家,但今晚,他甚至连理由都想不出来,仅仅只是想见德拉科。


哈利慢慢的在黑夜中前行,享受宁静。哈利走过一栋房子,看见烛光下一对情侣在餐桌旁坐着,这场景使他微笑。他停了片刻,向屋内看了看;他们没有说话,只是喝着红酒,深情地注视着对方。哈利离开了,给了那对情侣他们应得的隐私空间。


哈利敲了两次门,然后门突然打开了。德拉科挑着眉毛,而哈利只是耸了耸肩。德拉科把门完全打开,让哈利进了屋。哈利踢掉鞋子,在德拉科的沙发上盘腿坐下。他注意到了沙发上德拉科的温度,和折叠着放在咖啡桌上的一份预言家日报。


德拉科回客厅的时候手上端了杯茶,他把杯子放到了哈利面前,同时拿起了报纸。他没去要回自己的座位,只是坐到了沙发的另一边。两分钟后,哈利的头靠上了德拉科的膝盖,德拉科则一边读报纸一边抚摸着哈利的头发。


哈利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他很焦躁。他不想睡觉,他非常愤怒。当他睁开眼时,德拉科正低头看着他。他分开预言家日报,把体育专栏递给他。当哈利抬头看着他笑时,德拉科低头吻了吻他的前额。


这样的感觉很少见,哈利情不自禁的咬住了下嘴唇。德拉科摇了摇他的头让注意力回到美食专栏。德拉科的手依然放在在哈利的头发里,最终他意识到德拉科的坚硬,扯着他的锁扣。


几分钟后,哈利在德拉科的眼中看到了渴望,他很高兴自己最后决定过来了。他几乎是把报纸丢在咖啡桌上,坐起来把视线与德拉科齐平。


德拉科凝视着他,从眼睛到嘴唇。哈利搂着德拉科的脖子粗暴的把他推倒吻着他,激烈的咬着他的下嘴唇,他确定这会让德拉科叫喊出声。但这没有发生过。德拉科沉浸在哈利的亲吻和拥抱中。哈利感到他们要一起融化了,身体的热度仿佛要把他们融为一体。


哈利解开德拉科衬衫的纽扣,继续吻着他,而德拉科脱掉了哈利的套头衫。这不是他来这的目的,他来这仅仅因为他想要能周围有人却不用聊天。他希望德拉科不要误解了他的动作。他不想让德拉科以为哈利利用了他。


在哈利有机会停下这件事之前,让德拉科的吻重返柔软、只有爱意的吻,告诉德拉科他只是想和之前一样度过一段温和的时光前,德拉科把哈利固定在了他身下。


哈利的裤子被褪到了脚踝,当德拉科温热的手覆上他的坚挺时,拱起了身子。德拉科温柔的抚摸着他,当哈利伸手试着去够到德拉科的坚挺时,他猛地拉开了哈利的手。过了一会,德拉科彻底的压在哈利身上,互相摩擦着对方的坚挺,德拉科恶意地吸允着哈利的脖子,牙齿深深的埋在了里面。他要清晰的留下属于自己的印记。 


哈利用他尚自由的手做了一些小事情,他抓住了德拉科的屁股。他紧紧的挤压着它,把德拉科拉起来,更加激烈的在早已产生没顶快感的小腹上摩擦着。随着急促起来的呼吸,德拉科的嘴唇离开了哈利的皮肤,他们几乎同时达到了高潮。


德拉科立刻站起来抓住他的魔杖。在他清理完自己,哈利的胸膛,以及他们欢愉后沙发上的残留物后,他穿好衣服,回到自己的那边沙发,再次开始读报纸。


哈利,赤裸、精疲力竭、迷茫地看着德拉科。他不确定刚才发生了什么。这与他们的正常情况差的很远。德拉科很少在卧室外面吻他,更别说像这样和他在沙发上互相抚慰。


或者,他只是在伪装,这样——


德拉科扭脸看向哈利,看到了他脸上的迷茫,他对哈利耸了下肩,翻着白眼把注意力转移回了报纸上。


哈利更迷茫了,他甩了甩头,也穿上了衣服。他再次拿起报纸的体育专栏并坐到了沙发的另一侧。当他感到德拉科贴近他的时候,已经盯了一会报纸了,但没有真的在读它。过了一会,德拉科把头放在哈利膝上,抚摸着他的腿。


德拉科停下时,哈利低头看着他,想要问他一个问题。但他不可以问,因为有阵阵温柔的鼾声伴随着德拉科呼吸。


The End.






+++——感谢你的阅读——+++


++-如果喜欢我们的译文-++


+-诚邀您关注-+


官方新浪微博: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Lofter: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随缘:嗷嗷嗷翻译组


贴吧:嗷嗷嗷翻译




长期招收翻译&校对,有意者请加Q群460868719,敲门砖:职位+喜欢的剧名




PS:该授权申请模版由嗷嗷嗷翻译深蹲坑所有,严禁盗用、抄袭,违者必究。



评论
热度(46)
  1. 慕酱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转载了此文字

Drarry,SDCC,SJ,MG,SB我都爱!
Hail Evans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