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酱 | Powered by LOFTER

【授权翻译】【 Erik/Charles】Let Us Fall, Let Us Fight(五)

ec05

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第一部分及授权图地址:


http://aofanyi.lofter.com/post/1dcceed7_a3ff4c1


第二部分地址:


http://aofanyi.lofter.com/post/1dcceed7_a5696bc


第三部分地址:


http://aofanyi.lofter.com/post/1dcceed7_a90ef0c


第四部分地址:


http://aofanyi.lofter.com/post/1dcceed7_aa6704f




译者:嗷嗷嗷翻译组——毛球、大虫子、相柳


校对:嗷嗷嗷校对组——坩埚




第七章 


Summary:两个误会。 


正文: 


Erik漫无目地开了好一会儿车,想着自己能去哪。一般人都会去找朋友,但是,怎么说呢,Erik不是很确定他到底有没有朋友。Raven和Hank,大概算是,但是Erik不能指望他们来和他一起陪着Charles。Erik已经很多年没时间交朋友了。既没有那种用来向他们抱怨自己丈夫的朋友。也尤其没有那些不会因为你抱怨自己瘫痪的丈夫就来评判你的朋友。他有同事,他还有Charles。但Charles的那部分,就目前而言,充其量是个麻烦。 


Erik试着为他的话感到懊悔,试着准备一个精心的道歉。但他只不过是在说实话。无论如何,上次Charles说爱他是什么时候了?感谢他呢?上次有人关心他又是在什么时候? 


直到到了家门口,他才意识到自己之前在往家里开。就像之前每一次他感到不安时一样,他会本能地来到Charles身边。Charles会抱着他,轻声安抚他让他冷静,这发生了很多次:在他输了拼命奋斗的案子的时候,在一个学生因为“不想要一个同性恋教授”要求转离Charles的班级,而让Erik气得脸红的时候。这样的事多得他都数不清,而Charles永远在那,坚定得像一块岩石。甚至他们吵架后也一样,Charles会在他身边安抚他;告诉他如果他觉得能那么轻易地毁掉这一切,那他就是个傻瓜;告诉他,他们能处理好,他们会继续下去;他还会安静地承受指责,然后承诺尽力去弥补。 


现在,他怀疑Charles是否还能这样对他。但是他不该这样做。 


Erik做的事情对Charles的好转毫无益处。他是个混蛋无疑,而且他很迷茫,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最重要的是,那是些混蛋事。 


然而,他还是进去了,因为当他看表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让Charles一个人待了快一个小时了。上帝啊,他太自私了。Charles那么需要他的帮助,他甚至上厕所都不能自理。他到底在想什么? 


Erik走进去,边走边收拾屋子,拖延着时间。他在他们楼下的临时卧室外面徘徊了一会儿。“Charles?”没有回应。他又试了一次。“Charles,亲爱的?我很抱歉。我能进去吗?”依旧没有回音。他开始有些心跳加速,接着他推开了门。 


Charles不在里面。他的轮椅也不在。


一瞬间,恐慌擢住了Erik,他最不想见的画面就在眼前:止痛药的瓶子不在他之前放的地方,床头柜上没有药瓶的踪迹。天杀的蠢货。就让Charles一个人待着,而且是在他那么抑郁的时候,他并没有说过他要自杀,但是还是这个,Charles几乎不怎么和Erik交流了… 


浴室的门关着,但没锁。当他试着转动门把手的时候,他能听见另一边有动静。好的。活着。那可能只是粗重的喘息,也有可能是——哭泣?他还活着,无论他做了什么,而且Erik还可以叫救护车,要是他做了什么不好的事…… 


“Charles,我现在要进去了,”Erik说,他觉得自己的声音异常的冷静和陌生。“没事的。”Erik转动了门把手,当他看到Charles在他的轮椅上,看上去意识清醒的时候,他如释重负地吐了口气。他的眼中还是一样的呆滞,不过他对此已经有所准备了,“你起来了,”这是他唯一能说的。 


“我…是的。完全靠我自己,完全。”Charles没有看Erik。“我…我想…自己做这些。”有东西在洗手台上。Erik眯眼看了看。是那个药瓶。它——它看起来是空的。上帝啊,不——


Erik抓过药瓶,又确认了一下;里面空无一物。“Charles,上帝啊,你干了什么!?千万告诉我你没——。” 


“动动你的脑子,相信我。”Erik想他可能把药吐了。“不。我。你看,我把它们撒得到处都是。我拧瓶盖的时候有些太粗暴了。”Erik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药片,它们被撒落在整片地板上。他发誓这是从他受戒礼之后,他感谢上帝最多的一次,一遍又一遍。一个没有Charles的世界,这个…他最近想了太多次了,那是他不愿意生活的世界。 


他沉浸在了宽慰的情绪里,以至于起初他都没发现Charles开始哭了。 


“我,我什么都做不到,显然。我只能弄糟一切。”他的声音有些沙哑,似乎在Erik到来之前就哭过了。“天杀的蠢货” 


“嘿。嘿。那不是事实。不是真的。我来帮你把它们收拾好,看见了吗?”动动你的脑子,相信我。这句话盘旋在Erik心里,他的恐慌渐渐黯淡,却没有消失。他会做任何事情,只要能让Charles好受些,任何事。他跪在地上,一粒一粒捡起药片,把它们放回瓶子里,他这样做的时候一直凝视着Charles。“没事,亲爱的,我们马上就能收拾好了。”Charles只是哭的更厉害了。 


Erik放下药瓶,跪在他身边,握住他冰凉的手。他用自己的双手摩擦着他的手,发了疯似的想要温暖他。“告诉我怎么了,好吗?我们会解决的。你想要什么?”


“你走了。”Charles抽了抽鼻子,他的眼睛又大又蓝。


“只是去兜风。”Erik自己都觉得这听起来很牵强。


“我以为。我以为。”Charles停顿了一会,大口呼吸着,强忍着眼泪。“你说不希望我依赖你。我以为你走了。” 


“Charles…不,不是的。”Erik亲吻着他的双膝,好像这样Charles就能一点点地感受到他的爱意一样。“我爱你。我只是去兜风了。我太生气了。我…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尤其是这种时候。” 


“没有你我做不到的。我什么都干不好。”Charles的嗓音破碎,Erik知道这时Charles的眼泪来自他最深切的痛苦;寂静,Charles无声地颤抖抽泣着。


“你不需要做这些。不用。永远都不用。对不起。妈的。我很抱歉。”现在,Erik吻上了Charles的大腿,亲吻着每一寸他能够到的肌肤。你还活着,我也在这,我……


Charles紧紧抓着Erik衬衫的背部,任由Erik继续动作。 


“Erik。”过了一会,Charles说,声音嘶哑。“请停下来吧。我。我感觉不到。” 


“对。”Erik听到自己的哭腔,才发现自己也哭了。 


“没事的。”Charles的手指穿进Erik的发间,轻抚着,只是想让他留在近旁。 


“让我带你去床上躺着。”Erik突然说。“只是。抱你一会。可以吗?”


“好的。好的,请便。”  



他们躺了一会,Charles紧紧靠在Erik胸前,他们都尽量放慢了呼吸。 


“我爱你。”过了很久,Erik低声说。“我很抱歉吓到了你。” 


“别再这么干了。”Charles嘟囔着,声音还有些闷闷的。“还有,我也爱你。” 


=======


第八章


Summary:终于,有希望了!有些不太好的小瞬间,但还是重新在一起了。 


正文: 


几周以来第一次,Erik醒来时发现Charles抱着自己。他最大力度地回抱了Charles,看着他的睡颜,希望他能永远这样。安宁。平静。而不是昨天那样充满破坏性。上帝啊,他不能再看到那样的Charles了。永不。为此,他愿意做任何事。


“我永远不会离开你,小傻瓜。”他对着他熟睡的丈夫说。只是以防万一。 


Charles醒来时笑了,因为Erik就在他眼前。就好像昨天是个噩梦,现在他知道了那不是真的。“啊,早安。”Charles嘟囔着,亲了亲Erik的胸口。Erik努力不让自己的呼吸停滞。上次Charles表现出对他的爱慕已经是很久以前了。Charles安静了一会,时间久得Erik以为他又睡着了,但紧接着他说,“让我们把今天过得更好些吧,好吗?”


“这不会很难。” 


“我觉得我想出去走走。”Charles在车祸后除了看医生接受治疗,就没去过其他的地方。Erik确信自己一定是听错了。 


“想去哪?”他试探地问。


“我也不知道。出去吃午餐怎么样。比如说一个约会。”


“一个…约会。”他听起来像是要哭了一样,Erik为此嫌弃自己。 


“反正,我们结婚了。我们没有孩子,也没在工作。也许我们还能有时间过下二人世界。”他听上去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就好像这不过是件合情合理的事一样。“对吗?” 


“没错,”Erik回答,想要起床,但接着意识到Charles还抱着他。他想现在就出发,趁Charles还没改变主意。从什么时候起,出门变得这么让人兴奋了?“起床吧,我们去准备准备。” 


* 


Charles挂在他身上一起洗了澡,当然了。这一点都不难,真的;只要Charles不带着那副茫然的表情躺在床上,Erik愿意做任何事。 


“我准备去看看装修,”帮Charles洗头时,Erik说道,努力让措辞无害,“为了我们的家,你知道的。也是为你。这样事情…会容易些。”Charles的身体绷紧了,但是没有回应。这比争论要好。“你想要什么样的午餐?”为了岔开话题,他问道。同时也是为了确定Charles还没改变主意。 


“嗯。早午餐那种。”Charles说着转过身来,弄了Erik一下巴泡泡,自己咯咯地傻笑。“你应该再把胡子留起来。” 


“你会被胡茬戳到,然后无止境地抱怨它的。”Erik转了转眼珠,大笑道,“怎么了?我这样不帅吗?” 


“你很帅。而且…如果你想,我不会抱怨的。那不是我的选择,确切地说。” 


“嗯,而我的选择就是让你没有怨言。”Erik还在笑,这一刻轻松的气氛,相互的取笑,让他很愉快。


“只是。你已经为我做了太多了。你应该做自己想做的。”话语里的悲伤给了Erik一击。 


“哦,别这样。我愿意为你做事。别自怨自艾了。”这话有些直白,但是他们一直,或者说在他们如履薄冰地相处之前,都是这样的。“我想照顾你。我想在这想陪着你。” 


“你可能会想要回去工作,”Charles试探着说。 


“是的,我爱我的工作。但是首先要等到你好点。我永远不会把工作排在你前面。”他搂着Charles的腰,亲吻他的脸颊,尽管那里还有肥皂沫。“别再沉浸于过去了。这是我们的新开始,记得吗?”Charles开心了一些,倾身靠着Erik,肩膀不再绷得那么紧。 


“好吧。如果你坚持的话。” 


* 


Charles明显更喜欢以前的自己,这意味着他花了一个小时去选到底穿什么衣服。总比抑郁好。Erik随他去了。 


看着他像曾经一样手忙脚乱很有意思,他做出了和从前一样的选择;Erik在圣诞节的时候给他买的许多件毛衣之一,还掉了个扣子。Erik咽下了关于他看起来像个老年人的评论,看在场合的份上。


* 


他们选了家附近街角的咖啡店,那里离家足够近,如果Charles改变主意他们也很容易离开。 


“Erik!Charles!”咖啡店的老板,Jean,很高兴见到他们。从搬来起他们就认识她了,他们试着信守每天一起吃早餐的承诺,但有时会太过劳累(宿醉,来自夜间…运动的肌肉酸痛,无论什么借口)以至于没办法做饭,所以他们每两周就会去拜访一次。“哦,上次见你们是很久以前了。”她刻意没有看向轮椅,也什么都没说。Charles觉得他宁愿她不这样,但话说回来,礼貌的举止总是比不过大脑的问题和过度关心要好。“这样,我去帮你们准备一下常坐的那张桌子。你俩最近怎么样?”


“哦,他妈的好极了。”话出口了,Charles才意识到这听上去很粗鲁,急急忙忙想要弥补。他最近的确实暴躁了。“亲爱的,你最近怎么样?生意还好吗?” 


“生意啊…你知道吗,不能再好了。新式法式吐司的评价好得吓人。”她耸了耸肩,依旧微笑着,不过现在这笑容看起来有点假了。 


“能给我们两杯咖啡吗?一大早的。”Erik说道,他总是知道什么时候Charles需要解围。这也是Charles和他结婚的那一长串原因之一。Jean快速点了下头,大概也感激这个台阶,走开了。Erik越过桌子抓住了Charles的手,紧紧握着。“你还好吗?” 


“是的。还好。我只是…还不习惯和人接触。我不是有意这么态度恶劣的。”


“没事的。她能理解的。”放开Charles的手之前,Erik亲吻了他的关节。“点些你爱吃的,好吗?” 


“你才不会笨到和我说实话。”虽然这么说,Charles还是笑了,“新式法式土司,她是这么说的吧?” 


* 


世界似乎给了他们一个小小的缓刑。用餐快结束时Charles尝试和人交流,而Erik在他不得不说些什么以前把他带回了家,但是他们到家后他还是想要和狗狗一起呆在院子里,而不是回去躺在床上。


之后几天,他的状态一直不错。这是他至今最好的状态了。好到他的医生说他已经恢复到能开始物理治疗的时候,他同意了下周开始进行。Erik送他过去,接着去街角弄了一杯咖啡,大概一个小时后,Charles给他打了电话,声音疲惫。“我这边好了。能拜托你过来接我回家吗?”


Erik刚刚帮他在车里安顿好,就发现他眼里有泪水。 


“怎么了,亲爱的?治疗不顺利吗?”


“很顺利。”Charles仰头靠在车座上,闭上了眼睛。“只是。我什么都没法自己做,Erik。我是个彻头彻尾的废物。”


“这才第一天。” 


“在家也是,什么都不能做。”


“你只是要加强上身的力量,就像医生说的那样。”Charles没有回答,但Erik知道他在想什么。针对他自己的恶毒侮辱,像是他是个负担,根本不能自己生活,还有他怎样迫使Erik照顾他。“来。别哭了。你哪里痛吗?”Erik一只手放开方向盘,伸给Charles,Charles紧紧抓住了他的手。 


“有一点。我只想回家。”


“看,我们马上就到了。我给你拿止痛药,嗯?然后我们可以看点有趣的东西。一切都会没事的。”Erik尝试不去担心这可能会引发另一种崩溃,也就是明早他可能没法把Charles从床上弄起来。他尝试着不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过于狂乱,就像他正试图在Charles摔倒前抓住他一样。 


那种崩溃并没有出现。相反的是,Charles坚持要自己做事,Erik同意了,但密切注意着他。他已经熟练地掌握了在椅子上起来和坐下,以及给自己施加压力。浴室绝对需要重新装修,但是他们还在讨论这个。 


这是一点小小的希望。他们可以从残骸中找到一种新的常态。他们会的。 



某天,Charles醒来后宣布,“我要开始批论文了。而且我要开放我的邮箱答疑。尽我的努力去帮帮可怜的Alex。” 


“你…确定要这么做吗?”Erik试着让胸腔里膨胀的骄傲平静下来。他最近过于情绪化了,Charles的每个重大进步都能让他感动到流泪。 


“是的。别那么看我,别老是一副要哭的样子。现在,我的手机呢?” 


“你什么都能弄丢,说真的。”Erik责怪道,拎起沙发上的垫子试图把手机找出来。 


“但是,我没弄丢你。”Charles甚至都没有看他,这话主要是在调笑,还俗气得很,但Erik还是沾沾自喜。


 “你想也丢不了,”他回答道,当他找到手机,把它递给Charles的时候,一个胜利的笑容扩散在他脸上。


 在这短暂而自由的时刻,他坚信自己说过的那句话。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


To Be Continued…


 


预告下周六晚十点,敬请期待大结局!




+++——感谢你的阅读——+++


++-如果喜欢我们的译文-++


+-诚邀您关注-+


官方新浪微博: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Lofter: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随缘:嗷嗷嗷翻译组


贴吧:嗷嗷嗷翻译


 


长期招收宣传、翻译、校对,


敲碗等各位的到来,门牌号:460868719,敲门砖:职位+喜欢的剧名





评论
热度(25)
  1. 慕酱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转载了此文字
    ec05

Drarry,SDCC,SJ,MG,SB我都爱!
Hail Evans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