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酱 | Powered by LOFTER

【授权翻译】【POI/肖根】 You're the Heat that I Know

肖根 百合~

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五一劳动节,劳动最光荣。



POI最终季即将开播,肖根重逢棒棒糖提前来一根么? 





授权图:





You're the Heat that I Know




作者:st_aurafina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937115?view_adult=true


分级:Mature


警告:百合


CP:Root/Sameen Shaw




译者:嗷嗷嗷翻译组——相柳


校对:嗷嗷嗷校对组——大穆


Summary:Root为了解救Shaw出现,而Shaw正在奋力自救中。




【正文】


“我认识你,”Sameen俯视着Root说。她没有用疑问的语气,但是Root懂她的意思。这意味着:‘如果我的话语足够坚定,那就能使事情成真。’ Sameen用这种方法处理了很多事情,至少在Samaritan出现前是这样的。


Root在破裂的沥青地上小幅度移动着,身上的镣铐预留给她活动的空间十分有限。The Machine在Root耳边低声汇报着:Sameen指在她脸上那把枪的型号,子弹可能运动的距离和角度,还有枪械最可能配备的弹药及其可能造成的伤害。Root全然无视了所有的这些,思绪已经陷入情感的泥塘;此刻复杂的内心,占据了她大半的心神。Sameen就在眼前,生机勃勃且怒焰高涨;她的鼻头被冻得通红,头顶正随意地扣着一顶小帽子。这对她来说比什么都重要,甚至可以说与此相比呼吸都显得那般不甚要紧。


他们是在房顶抓住了Root,随后将她押解到了装货间;那时她发间的雪花都尚未融化。“嘿,亲爱的,”Root开口,气息有些喘。“好久没见了,你过的怎么样?”


“棒极了,”Sameen说着,一脚踢在Root胃部。她的身后,Samaritan的警卫大声地笑了出来。Root眼前一片猩红,很快又归于黑暗;但这并没有糟到浇灭Root心中的万分欣喜。她找了那么久的人,此刻就在眼前。


——


Root醒来时发现自己被捆在桌子上,Samartian的成员一秒钟都没有浪费。这里的医生虽不是耳蜗外科的专家,但是他们还是能轻易分辨出金属植入物,而且他们执行隔离Root与The Machine这项任务时表现出的亢奋,一如在游戏中扫获装备的玩家。这一过程并不有趣,失去和The Machine联系对她造成威胁就更无趣味可言。于是Root将注意力放在了在实验室巡逻的Sameen身上,她明显被一些无法确定的事情困惑着。不管他们对她进行了怎样的洗脑,都无法撼动她的本能。而现在,Sameen的本能开始反击了。


“她知道的。她知道有东西不对劲,”Root悄悄对The Machine说。The Machine 最后从Root那听到的,就是这句充满希望的话。那些科学家将她中耳的那枚小小的装置切断了联系。她身后的某个人开口要了只镊子,随后The Machine在她耳中慌然嘎吱一声,不复存在。


Root尽最大的努力保持着镇定——无法获知软件损毁的程度,破损的线路是否还能连上——然后她对上了Sameen的双眼。


“嘘,”Root对Sameen和The Machine做着口型。Sameen面露愠色,她的手径直摸上了枪套。“没事的,”Root无声地开口,“我们会再一次让一切回归正轨的。”


“那是个包裹材料——我们可以把植入物留在原位。”一个带着面具和手套的动手的人说。“缝合创口,然后我们带她去设备那。”


脑海中突然的寂静使Root感到不安,更甚是,分外孤独。他们往Root的耳后贴上敷料,然后解开了束缚带。他们扶起Root时,她在台面上瑟瑟发抖,当然,大部分是装的。


“没了那东西不该让她变成这样,”其中一个科学家开口,他有些担心,“我们应该把它放回去吗?”另一个科学家向敷料伸出手,似乎准备再检查一下,但Sameen拍开了他的手。


科学家闪开了,一脸受伤。“嘿,这是干什么?”


“让你别犯傻,”Sameen说,“你想让她把你手指咬掉么?她是装的。”她一把将Root从桌子上弄了下来,拽着她塞进了轮椅。


Root用无力的胳膊支撑起自己,鼻间尽是一股浓烈的味道,一如大批量采购的日化品的拙劣味道,就是那种办公用品店的卖的洗发水。“你换了洗发水”Root在Sameen把她扔进椅子,绑住她的手脚和腰部时说,“这不是我最爱的那款。”


“工作完成。”Sameen说着,将Root推出门走向了装货间。


 ————


“再问一次,我怎么认识你的?”卡车上,Sameen正坐在Root对面。这画面本应是温馨的,然而Root的双臂被拷在头顶,这可不是她们两人平时相拥会有的姿势。


Sameen将她拷的足够紧,Root在小幅度活动腕关节时就发现了。她得弄断两个大拇指才能挣脱手铐,但那并不值得尝试,至少眼下Sameen正顶着她的一举一动。


“你觉得呢?”Root对Sameen说,“Sameritan到底在你脑子里还留下了些什么?”


Sameen耸了耸肩。“那并没什么不同。”


Root幸福地深深叹息着,在她的脑海中,与Sammeen相处的往昔依旧鲜活。“我们性生活很和谐,”她说,“我和你,契合得恰到好处。”


Sameen皱起了眉头,这似乎并不是她所期待的那个答案,。“我以为我们曾一起工作。你是个不错的特工。”


“好吧,这么说也不错,”Root说,“像我说过的,我们的合作很完美。”


“你一直这么说,”Sameen说,“很难想象我曾经有在乎的东西。”然而,在她站起来向卡车内部走时,挡在了Root和角落装着的安保摄像机之间。货车在拐弯处突然转向时,Sameen一手撑在货车内壁保持平衡。她的手就落在Root耳边。Root感觉自己后颈的汗毛都因这突然的亲近激得竖了起来。她抬起头来,就看到了Sameen微张的双唇。货车又恢复了平稳,Sameen也重新坐回了Root对面,她的面上一派冷色。


Root舒展一下自己的肩膀,注意到Sameen正在看她。情况正在转变,而那只可能是向好的方面。


————


设备是在一所医院里,它在上次全球经济危机时便被强制回收了。Root觉得Sameen在这并不高兴。Sameen Shaw从不曾投入阴暗的怀抱,除非事出有因。


“他们一定在地方做过一些十足恶劣的事情,”Root在停车场的电梯前说,“你整个人都在烦躁不满不。”


Sameen的嘴唇无声翕动,这意味着她虽然不爽,但却还不至于要打人。她狠狠按下了电梯的按钮,虽然这完全没必要用那么大劲,按钮的塑料板后都有东西碎了。


在一连串心烦意乱的表现后,Sameen甚至都没有费心遮挡在电梯内的键盘上输入的密码。Samaritan将Sameen打造成它的武器,但却在过程中磨钝了她的刀刃。


在Root讲出了她的看法后,Sameen对此似乎并不以为意。


“这听起来可能不那么让人愉快,”Root说,她正跟在Sameen身侧,走在18楼的这个怪诞空旷的走廊中。脚镣的限制,使得她只能极小步地迈着,步伐与优雅绝缘,但Sameen却只在她身侧走着,对此尴尬之景全数视而不见。“但实际上这是赞美。你那与生俱来的固执是无价之宝。”她伴随着脚镣声又走了几步,“而那,真的非常性感。”


“我不是什么无价之宝,”Sameen肯定地说,“我是……”她的声音低了下去,双眼眯了起来,她的本能与既定程序起了冲突。


“美极了,”Root说,“你真美。我真希望我能亲吻你,像我们最后一次在一起时你吻我那样吻你。”


Sameen停了一下。Root也停下了脚步,数着Sameen的呼吸。Sameen呼吸的频率提高了,细密的汗珠笼住了她的前额。冲突愈加白热化了。Root笑了,因为Sameen从来不择手段战斗。Samaritan的程序根本毫无取胜的机会。


“继续走,”Root瞥过墙上的摄像头,说道,“他们正在看着你,但这东西无法传递声音,所以我们应该可以说话。”


“我和你没什么可说的,”Sameen说,“你很危险。如果你能意识到这点,你会好过很多。”说话时Sameen皱着眉头,这话就这么轻易的脱口而出。她似乎并不喜欢他们的说法。


Root为这措辞笑了,“他们把你变得像颗花椰菜,”她说,“而现在你还得对跟我宣扬它的好处。你不难受么?”


“不,”Sameen说,但她握着Root胳膊的手收紧了,“你想打一炮么?”


Root眨了眨眼。她猜想,这是她做出的一种反抗之举。“好吧,我是说,我非常受宠若惊,但是这个……”她举起铐镣。“还有那些……”她小心地用腕关节点了点摄像头。


Sameen耸了耸肩,“我并没铐上什么东西,”她说,“而且角落那有个摄像头的盲区。”


“真是个慷慨的提议,”Root说,“但是一般情况下,我更喜欢有点前戏。”不过她还是放慢了速度,慢慢地她的步伐一步比一比小,这样观察她的人就会认为她通过盲区需要的时间更长。


“我们走着瞧,”Sameen说,Root不得不压下她要冒出的愉悦大笑,因为现在的Sameen听起来俨然就是她自己。


————


盲区是走廊上的一个小凹室,是两栋老楼接在一起时的必然产物。他们进入盲区的那一刻,Sameen一把扯着手铐链子,猛地将Root推到了墙上。一丝疼痛闪过Root的头皮,麻醉剂的效力逐渐消失了——但有Sameen的接近什么都是值得的。Sameen伸手抵着Root的咽喉,力道大的足够让人呼吸困难。


Root伸长脖颈,张开嘴巴,牙齿都露了出来,她伸手去够Sameen手上那个肌肉坚硬肌肤敏感的特殊地方,但没能够到,不过Sameen的还是肱二头肌因此隆起了。Sameen喉咙中发出低低的声响,一只手滑进了Root的裤子里。


Root倒吸一口气,弓起了背部。鉴于目前的环境,她比自己想象的要投入。Sameen饥渴地看着Root,全身心沉浸于她做的每一个动作,发出的每一声细小声响。


“对,我确实认识你。”Root在她身下扭动着,愉悦地抽泣时,Sameen温柔地说。Root一直很警觉,直到高潮来临,甚至那时候她都努力睁着眼睛。Sameen在她眼前模糊成一片美好的剪影,一切都如此美妙。


Root的手指在头顶上伸展活动,带动着手铐发出叮当的声响,她不能抑制地渴望触摸Sameen,“我想触碰你,让我……”Root的呼吸声变得粗重痛苦;她喉咙上应该一片淤青。


“我不这么觉得,”Sameen带着一丝苦涩地笑意说。她伸出还湿淋淋的手,用拇指擦掉了Root的眼泪。“我认识你,”她再一次如是说。“我不想让任何人伤害你。显然这对我的上级来说是个问题。”


当她们步出盲区,出现在走廊时,Root的身躯近乎全数倚在了Sameen身上;她的双腿在颤抖。灯光在她们的头顶明灭闪烁,监视他们的人可能会觉得这是电流不稳,但是Root认出了那代码。Sameen和她在一起,而且The Machine也找到了她们。她已经准备好重塑一切,就从此刻开始。


“那可以不是个问题。这完全取决于你站在哪一边。”Root说着,好像未来正从她们脚下延伸开去。“我是真的很有一套解决问题的办法的。”




=====


The End.




+++——感谢你的阅读——+++


++-如果喜欢我们的译文-++


+-诚邀您关注-+




官方新浪微博: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Lofter: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随缘:嗷嗷嗷翻译组


 


宣传、翻译、校对,敲碗等诸君到来


门牌号:460868719【敲门砖:职位+喜欢的剧名







评论
热度(89)
  1. JFM嗷嗷嗷翻译深蹲坑 转载了此文字

Drarry,SDCC,SJ,MG,SB我都爱!
Hail Evanstan!